中共松绑户籍制度 防范突发群体事件 危机来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2月28日讯】热点互动中共松绑户籍制度:城市户口还有多大吸引力?“规模性失业潮”已现,国务院紧急发文防范突发群体事件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2月27日,星期五。近日中共高层发布通知,宣布将全面取消常驻人口3百万以下人口的落户限制,这意味着中国绝大多数城市将没有户口制度。另一方面,总理李克强近日签发文件,要求各地防范规模性失业潮,以及有此可能引发的突发群体事件。那么中共为什么在此时大幅松绑户籍制度?中国的经济和就业形势有多严峻?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谈一谈这些问题。

那么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先生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中共为何在此时大幅松绑户籍制度?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好的,那我们也欢迎观众朋友们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您可以发手机简讯,或者在youtube上和我们文字互动,跟我们谈一谈您对这些事情的看法。好,那横河先生想先请您来谈一谈,中共出了这个最新的通知,当然它之前已经说过“城镇化”怎么怎么样,但这一次好像是第一次用了这种全面取消限制这样的词,那么是3百万人口以下的这些城市,跟我们谈谈您觉的它(中共)此时大幅放松这样一个户籍制度,它背后有什么样的原因和背景呢?

横河:我想跟这个经济整体下滑是有关系的,因为中国的经济在相当一部分是靠房地产,而地方的财政收入是靠卖地。但是现在房地产除了大概超大型城市以外,一般的城市现在都开始有问题,有的地方已经开始下降。那么这样一来的话,它马上就带动一系列的问题出来,就包括你比如说,如果说房子卖不出去,那么房地产商就要倒,房地产商倒了呢,就没有人到政府去买地,这样子政府卖地款就收不回来,就没有了,所以说它是一个连锁反应。

更不要说各种基本建设的材料这些东西,但是事实上中国现在很多城市,房子已经建的过多了,人家用卫星探测,就说中国有像这种建了房子没人住的鬼城都有很多了。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我想肯定是从经济角度,从这个经济的一个是拉动房地产,可能是让别人去买房,还有一个是加强人口流动,以刺激经济发展。

主持人:刺激消费嘛!

横河:刺激消费,对,刺激消费是一方面,但这些人如果他不进城他也得消费,我觉的讲是讲刺激消费,可能影响没有那么大。可能关键问题是加强⋯⋯因为它整个通知,它包括很多方面,其实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刺激人口流动,加速人口流动,以便于经济发展的。所以说这是一种提升经济的一种想法,就是它认为这种方式可以在目前情况下提升经济,我觉的这个可能性比较大。

主持人:嗯,那赵培先生请您谈一谈,您对中共这个最新的这样一个放宽户籍制度,您的看法?另外就是说这样放宽之后,会不会大批的农村人口就涌进城市呢?

赵培:其实这个分两部分看,中共要解决一个短期问题,就是刚才横河先生讲的这个经济下滑的问题。经济下滑带来的房地产问题是一个短期的问题,第二个短期的问题就是说我们可以看到失业在大城市,特别是今年中美爆发的贸易争端的情况下,出口业受挫,那么很多外企都撤走了,比如说“三星”(Samsung)彻底的是把在中国的手机厂给关闭了。那么大批的在外务工人员,他们必须要回到本乡本土,那这个时候他们不可能让他们都,明年怎么办?明年春节之后,他们如果不去大城市的话,他们是不是能留在本土的中小城市去继续就业呢?这是一个短期问题。

一个更长期的问题,就是中共开放二胎政策之后,其实每年中国的新生儿在2016年是有一个上涨,是1,700多万,2017年还能保持1,700多万,但是到了2018年的时候就降到1,523万,那么今年因为他们当时的估算,还有一个月,就是11月底估算就是今年的新生儿应该是1,300万,你想想跟2016年的1,786万比,其实是大幅度下滑。而这个新生儿的下滑代表的就是说,奶粉、学校、补习班、小孩衣服,整个房地产在未来可预见的10年、20年后的市场会非常不好。

这样的话,它会极需要补充这个城镇人口的增加,去促进这所有的一系列的产业的发展,这个时候它开放这个政策,它其实是已经看到它的二胎政策的失败,无法弥补它强制一胎化,对中国经济造成的这种恶果。

主持人:那您觉的这个会不会造成,因为之前一直以来,大家都觉的城市户口是很有价值的,所以现在它放宽了,那它没有户口制度了,这个300万人口以下城市会不会看到很多农村人口就涌入城市呢?

赵培:其实还不会这样,因为这几年在一些比较富裕的县表现的比较明显,就是比如说这个东南沿海一带,因为中共的户籍制度,你要想把自己的农村户口改为城市户口有个途径就是上大学。那么上大学就是比如说,您从这个一个东南沿海的小村子的农村户口到北京上大学,您的临时户口是在北京,你再退回你本地的时候,你会进入本地的城市户口,那么是这样一种转换过程。

当然现在东南沿海的趋向越来越是,上大学的时候,我不把我的农村户口给放到北京,我仍保留到本村本土,为什么呢?这里边对他是有经济利益的。第一个经济利益就是说,农村的土地是集体所有制,如果城市发展到我这里,村里要卖地,那么我名下集体所有制土地是能卖出去钱,村里会分我钱。第二个是宅基地和自留地的这个部分,也就是说一旦我的村子成了一个城农村,或者是干什么,拆迁的房子,中共推行房户改革我是能分到房子的,这个是巨大的利益,他不能丢。

第三点,中国人都说不出口的一个原因,就是大家认为如果中共的经济出了大问题,我在城里待不了,我回到我的本乡本土,我起码还有一块“自留地”。我能种点菜吃,种点粮食吃,当然这是在中共不派搜粮队,把你的口粮搜刮干净的情况下。所以这三点来看,这三点原因造成了中国人他农村户口,他迫不得已去城里打工,但是他也不愿完全的放弃自己的农村户口。

2018年有个统计,就是中国的城镇化率,就是长期住在城镇里面的人,大概是59.58%,也就是60%的人住在城镇,但是城市里面的户籍只有43%。也就是大概有16%的人,他是愿意住在城里,但是他要强烈的保留自己的农村户口,他们其实是46%的人,他们统计就是说进城打工的这些农民工当中,46%的人没有意愿在城镇里落户。也就是大家对这个城里的向往,并不像当年中共把大家压榨成农奴的那个阶段那麽渴望了,所以现在它(中共)开放了,是有一定的影响,但是影响可能会是第二个二胎化的失败政策。

开放户籍能否刺激经济,刺激消费? 城市户口还有多大价值?

主持人:所以横河先生您觉的就因为照您刚才说的,它(中共)的目地可能是想刺激经济,刺激房地产,但是它能不能达到这个目地?换句话说,它能不能吸引那些能够刺激它经济的这些人来城里落户呢?这些人还有多少?

横河:对,它(中共)要找人的话,事实上是两种,一种是从超大城市往回拉,但是只要说在超大城市能够生存下去的人,肯定不会往小城市走,因为中国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它的财政向超大城市倾斜。你像“北上广”(北京、上海、广州)它那个倾斜,特别北京,特别严重,就是说它有很多财政投资,是超过其它地方的。所以这些地方的各种服务要好很多。因此,这种就是来自于中等或者大型城市的,到了这个超大城市的,或者特大城市的,要想让他们回来,这可能性很小。

那么还有一部分人是什么呢?就是农村的,或者是在中小城镇的,把这些人吸引到中等以上城市,把他吸引到中等以上城市,就这一次完全开放的那一部分,300万到500万的。

主持人:100万到300万。

横河:对,100万到300万的人口。

主持人:300万到500万,不过它(中共)说也是大幅放宽了。

横河:对,就是把这部分人吸引过来,但是问题在什么地方呢?就是这种城市除了沿海的以外,它本身就有一个就业的问题。就是说你比如说农村现在很多农民工,就是像这个制造业大量的外迁,这些人其实就回乡了,回乡以后,他没有一个创业的机会,就是说现在是宣传创业。创业创不了的,没有这么容易创的,因为中国的整个经济它的分工是从大城市、中心城市,从就是向西方国家出口,向美国、西方国家出口。出口以后呢然后它们逐步的把它们的生产线外包,所以说从大城市到中等城市到小城市,到小城市就是都是外包一些这些东西。

所以说一旦这个出口成了问题以后呢,由出口这个整个制造业所带的一连串的这些中小企业都不行了。所以到了内地以后,你要找到就是即使在这个经济最蓬勃发展的时候,内地仍然有很多小城市是没有出路的,所以大家为什么要出来打工呢?是因为当地没有工作,这样的话不大可能说就是从外面回来,回乡的这么一大批人当中,能够有这么强大的购买力,可以到中等以上的城市去买房子住,然后搬进去以后可以接受那里的消费。就说你首先是什么这些地方要有足够的产业、足够的工作岗位,让别人来,至于这些人从哪里来就不重要了。

主持人:嗯,对。

横河:你只要有机会让别人来就业,你才可能把房子卖出去。这不大可能说这些人存了一辈子钱,最后到这里来买一套房⋯⋯。

主持人:到你这儿来创业?

横河:不,到你这里买一套房,就住进去了,这是不可能的。你因为养房子还要很多钱,你必须要有工作,才能养这个房子。所以我觉的这个策略就是听上去好像挺好,但实际上非常难做到,因为它跟整个经济有关。在经济很好的时候,它没有放开,就说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经济非常好,大家都往城市里涌的时候,它控制很紧,现在是没有人进去了,它把它放宽了。就是它的政策总是晚一步,就像这个计划生育一样的,人人都看出来计划生育要造成一定时间就是一个转折点,这个“人口红利”就没有了,这个人口就要断崖式下跌。它(中共)总要比人家晚几年才醒悟过来,醒悟过来以后呢然后一开放没有用了。现在它这个情况,我觉的也是就说现在开放实际上是找不到足够的人,来填它所希望填的这些就是城市人口。

主持人:也就是说本来放开户籍制度这是个好事,但是它放开的时候恰恰是这个城市户口没有多大价值的时候。

横河:对,就不需要了,别人已经不需要你这个城市户口的时候。那你回去以后如果他没有找到新的工作,或者是高收入的工作的话,那么他只能去寻找低消费的地方。

主持人:嗯。

横河:而不会去找一个高消费的地方。

中共开放户籍是中国3000年来重大进步?

主持人:对,其实说到创业。我们等一下问赵培先生,我还有一个很快的问题想问横河先生。就是在这个官方媒体它把这个户籍制度的宣传,我看到在第一财经上英文版有一篇文章,它说中共的这个取消户籍呢,是把中国至周朝以来3000年以来,或多或少存在的这个防止就是限制自由迁徙的制度给改变了。它上升到这样有这么重大的一个改观吗?

横河:它只能说把它(中共)自己所建立的,历史上最严酷的户籍制度给改变了。

主持人:就跟周朝没什么关系。

横河:跟周朝没有关系,就是中国在历史上绝大部分时间,它举的几个例子就是秦统一中国之前的那个秦朝的那个商鞅搞的那个户籍制度。但是它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而且特定的地区,在中国历史上,户籍制度绝大部分是为了登记以后赋税,就缴税。就是收税用的,还有一个就是繇役嘛!这种情况就是它是一个登记,过几年登记或过几年登记。

主持人:不算是什么正式的户籍制度。

横河:就说真正被管的非常严的时候⋯⋯

主持人:户口。

横河:在中国历史上还是不是非常长的。最宽松的时候,宋朝,你不能说历史上3000年,宋朝的时候这个城市人口已经到了什么程度呢?就是商业的收入,就是这个国家财政收入,商业的收入已经超过农业收入了,到这种程度。任何人在一个城市居住一年,就可以成为这个城里人,就是宋朝的时候。那你怎么去跟这个比呢?你(中共)号称你是最先进的制度,你跟历史上最恶劣的朝代比,那你中共实际上那个户籍制度比历史上最严酷的朝代都要严酷。因为最严酷的朝代,发生天灾或者战争兵乱的时候,人们还能够流亡出去讨饭。但是中共在户籍制度的时候,1958年开始大跃进,后来1959年1960年饿死这么多人,没有人能够出去讨饭。就是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所以你只能说跟你自己所设定的最严酷的户籍制度去比,你怎么能跟中国历史上比呢?

李克强发文防范“规模性失业潮” 现在已经出现?

主持人:就有一点往脸上贴金。对,所以我们还是再来谈一下另外一个跟经济有关,其实这两个是其实是紧紧相连的。请赵培先生也谈一下,就是说刚才横河先生谈到了说,你要让这些人来你得有就业机会,但现在就业看来在中国真的是个大问题。那李克强近日签发了一个文件。他说这个要防范规模性失业潮,以及由此可能引发的群体这个突发事件。我想先请赵培先生谈一谈,这个规模性失业潮在你看来,什么叫规模性的失业潮?它的表现是什么?另外就是中国现在是不是已经出现了规模性失业潮呢?

赵培:我们可以举个最生动的例子,大家知道“三星”关闭它的惠州的这个手机厂的时候,整个厂的工人大概是全部没了,结果因为整个惠州的这个手机厂是当地的这个“支柱产业”,它连带了整个这个服务业、还有各种的这种产业都非常多。他们说当“三星”关门之后的几个月之内,惠州几乎是个死城的状态,就是他们拍的这个视频可以看到,整个那个商店啊什么全空了。以前比如说这些手机厂非常忙碌的时候,三班到,就工人下班他也没心情做饭,他就可能路边摊吃一点啊,就马上回宿舍睡觉。还有一个服装类的,整个变成一个死城,这些就是一个规模式的失业潮。

那么李克强他已经看到这个问题,在八月份的时候他已经说了,就是要这些人到当地去解决这个这些人失业。也就是说在过年之前,你必须不能让他大规模的返乡造成的这种大规模的失业潮,直接涌向中国的这个农村,这是一个情况。其实还有一个数字性的东西,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查到的是2016年前后,中共自己的媒体,就是《人民日报》曾说过就是国企面临减薪的状态甚至是国企、央企它现在不是也是欠了很多债务嘛?还不上效率不好。那么预计国企、光是国企就只有300万人可能走向一个失业,就是裁员的情况。那么2018年开始整个中国的高科技产业,也面临着一个寒冬。2018年我们当时就知道的就是“锤子手机”是大规模的裁员,当时整个“锤子手机”在这个成都只留下了200人,就是2000人裁掉了剩200人这么样的惨烈的局面。“小米手机”因为上一轮有一轮融资了政府补助,所以得以存活到今天。那么到2018年底就是传出了“京东”的裁员,“京东”的裁员据说是10%,当然“京东”是不承认的。它一直到2019年4、5月份才开始动手做这个事情,最惨烈的程度就是一个“京东”的员工跳楼自杀了,为什么?他在京“东工”工作嘛,他认为我的工作很稳定,所以他在“京东”的网贷上去房贷贷了一大笔款。失业就等于是没饭碗,没饭碗这个房贷他就付不起,心理压力非常大就跳楼了,这是一个严重的情况。

而且今年(2019)年底的时候,传出“华为”要裁员7000人,当然“华为”不这么说,它是说“34+”原则嘛!34岁以上的平庸的员工,我要把他裁掉,这些等于就是其实你就是裁员嘛,明白说不要这样对人那么残忍。把人裁了还给人安一个平庸员工的帽子,让人家怎么去找工作啊?那么还有“知乎”裁员、“星巴克”裁员、“摩拜”是裁员了20%到30%,而且高科技产业的倒闭也是非常多的。所以中国网络上在“知乎”上他们有一个讨论就是:中国的这一轮创业潮已经以失败告终。你比如说中共鼓吹的互联网加的概念,在互联网加餐饮就是送餐、网路订餐,就是当时涌进了一大批公司,现在呢?一番混战之后,仅剩下“美团外卖”、“大众点评”和“饿了么”,这几家独角兽公司。而这个“京东”的送餐啊,“京东”的外派就是快递人员,也开始减薪,就是这个行业是激烈的竞争,导致是失业也大批来。还有就是比如说最最出名的就是“P2P”,这里面失业多少呢?中共从来不去统计的。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您的意思是规模性的失业潮其实已经开始了,已经有了。

赵培:已经开始了,但是不体现在中共的官方的数字里,为什么不体现在官方数字里?因为它失业数字只统计本市本区的一个来领失业补助的人,所以中共能够把这个数字一直压制在5.3%。它们说今年的目标是5.5%,我想说维持1%都可以啊,你不给大家发这个失业救济金不就可以吗?那么农民工怎么办?他回本乡本土人家不认为你是失业,因为你是回乡创业。中共自己的话就是回乡创业,他领不到失业金,更悲惨的一个经历,是不是?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是觉的就是说中共的统计数字,大家看看就好,未必能当真。

中共的行政手段能否防范失业潮?

主持人:是,所以横河先生就是说刚才我觉的赵培提到一个非常生动的例子,就是惠州“三星”工厂关闭之后,当地就变成像鬼城一样。像这种情况中共它有没有什么办法去防范?或者是去吸收、消化这些失业的人员呢?它在这个文件中提到了六项措施,说什么稳定岗位、开发更多就业岗位、什么⋯⋯多渠道创业等等。像这种具体例子,它(中共)怎么去把这些失业人员消化?

横河:它这个6条其实都是没有用的东西。比如说,你说喔第一个你看6条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呢,是把责任推给企业了,就是说你不要解雇人。

主持人:对,稳定岗位。

横河:对,稳定岗位,你不要解雇人家,问题是企业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它只能破产,企业一破产或者是外逃,迁到别的地方去。当然中国的企业你可以把它留下来,但外国企业它肯定就搬走了。那这种情况你没办法的,就是你怎么能够企业保不住了,怎么能保住就业岗位?

主持人:那相当于这种稳定岗位就是一句空话?

横河:对,还有一个比如说这个职业培训,职业培训是什么?职业培训在美国、在其它的国家的概念是什么?就是产业升级换代。而原来的工人呢,原来的这个产业这部分技术呢已经过时了,那这些工人呢不能在新的、更新换代以后的地方找到工作,所以呢需要给他们进行职业培训。所以职业培训呢是在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不断的去学新的东西来在新的岗位上工作。但是呢,中国现在问题是什么?是你培训了到哪去找工作?它并没有创造出新的职位来,而新的这个岗位呢是靠谁来创造?应该是什么?应该是民企。本来民企是最活跃的,最能够创造新的工作的,最能够找到新的增长点的,但是现在中国的情况呢,是国进民退。虽然说这几天好像给大家拼命打这个定心丸、给吃定心丸,但实际上民心已经没有了,适应起来心已经没有了,所以它不大可能去再创造出很多新的东西来。

相对来说中国的民营企业呢比较弱,就是说它还是靠加工,就是比较低、低端的制造业,如果到高端的话呢,它们没有这个开发能力。而现在呢,就是倒闭潮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呢就是高技术的Start-up,创业公司,高技术的创业公司现在倒闭的非常厉害。也就是说这些公司其实也没有办法去进行创业,这都是政府给它们想出来的一些新的增长点,但是这些增长点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成功的,所以这些措施听上去都挺好,但最关键的问题是你没有增长点,找不到新的增长点怎么可能去增长?现在贸易战虽然缓冲了一下,但这几天很多美国的文章也在评论,就是说贸易战虽然说第一阶段达成协议,但是这种部分的脱钩已经完成了。所以说很难说再重新再连上了,已经脱离一部分了。

主持人:而且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所以这个继续的脱钩说不定还会继续发生?

横河:对,因为很少有人愿意往那个⋯⋯就是不稳定的、就是不能预测前途的地区去大规模的投资,而这种像这么大的失业潮、这么大的产业搬出去,要非常大的规模的投资才可能部分挽回,但这个可能性就不大了,就是说再要像刚刚改革开放那样子吸引外资大规模的进行投资,这种可能性已经很小了。所以说这些措施,你仔细看啊,每一条都有致命的弱点,就是说它实际上没有解决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你干脆就全部都私有化,让人家自己去发展,这倒是可能⋯⋯人家还真能搞到投资的人和技术投资的人,那你现在就是国进民退了呢,就没有办法。

主持人:您说到这民营企业啊,因为我们前几天谈到这个“汇源果汁”我就稍微插几句,我觉的是非常典型的例子。“汇源果汁”当时呢就是说它几年前是国外的“可口可乐”要收购它,所以当时开价多少亿,那它觉的这是非常好的机会,它就做了很多的这个产业链的调整,规模的调整,等到它调整完了之后中共说:不行,这个收购不能发生。然后它元气大伤,这个裁的、什么销售啊那些去掉的生产线都没有办法再回来了。

横河:对,就是这个损失很多是‘拍脑袋’,就像这个失业啊,我们不是讲到失业率吗?现在有人统计就是中国大陆的养猪业啊,失业率在猪瘟发生之前已经达到50%了,说是两个主要因素把养猪业给摧毁的,一个叫作“环保风暴”,就是说它专门派人下去说你这养猪场不符合环保标准,就硬把人家的房子给推倒了,就强迫人家关掉了,关掉以后房子都拆了。然后,第二个叫作“供给测改革”,我不知道这两个怎么样,结果就把养猪业摧毁了一半,然后才来了猪瘟。猪瘟来了以后呢,现在中国这个养猪业的失业率达到80%。就是说它其中在一开始发生大规模这个养猪业关闭,或者是破产的情况是‘拍脑袋工程’造成的,就是领导一拍脑袋说一刀切,你所有的污染都必须⋯⋯他不去找那些大的污染的工业企业,他去找那些养猪户,结果把人家给关闭掉了。好,关闭以后呢,人家等于投资进去的钱全部泡汤了,现在没有能力,现在政府又开始鼓励了,它这个政策反复折腾是造成中国经济没有办法健康发展的重要原因。

主持人:对,我觉的那个赵培先生请您谈一谈,它(中共)提到这个6项措施啊,它其实6项措施中还有一项,它说促进劳动者多渠道就业创业。说到这个多渠道就业创业,就让我想起来前一段时间官媒它大力推这个像李子柒这样个视频,就是在农村然后又是美食,那您觉的这个是不是一种创业的成功的典型?在中国能不能复制呢?

赵培:嗯,其实这个很多,比如说谁卖肉夹馍过亿啦,大家经常能够看到中共的媒体给你说这些不切实际的故事,可能有一个成功的,但是概率学当中有一个叫作“小概率不发生”。也就是说有一个人中了彩票,您未必中彩票,绝大多数人中不了彩票,所以你不能把中彩票当成一个正常的生活途径,就是这样一个意义。就是我不否认它可能成功,但是它只是个中彩票的,仅此而已。那么中共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共最近面对的这个失业潮它也知道掩盖不住了,因此它可以自己说了一个很乐观的说法是“结构性的”,也就是说制造业出现的失业潮,当然我们刚才说那么多高科技产业,它全当不知道,并非全局性的。那么,哎,中共专家又给它提意见了,中共说啊既然是结构性的,第二产业制造业失业率比较多,我们可以搞第三产业嘛,第三产业是什么呢?就是服务业。比如说我做个视频啊,我给你提供点法律援助,那么中国的服务业占GDP是52%,吸纳就业是占48%,中国人认为这个可以大力搞嘛!所以它这个时候推李子柒这样的创业,主要来自这里。

那么我就说一下李子柒。主要是中国人能在Youtube上传视频赚美元,我就跟大家讲一讲,中共能把这个事折腾的多么困难,中国人创个业有多么不容易。第一点,你想上传到Youtube视频,你需要VPN翻墙,您犯法了!‘李子柒犯法了!’,请中共根据网络信息管理条例对她予以处置,中共想抓你就是抓你的。第二点,就是大家知道谷歌有个广告联盟,在中国做网站的很多上面嵌的一个小广告啊都是来自谷歌广告联盟的,谷歌有点击率,谷歌就会汇美金给你。李子柒在Youtube上传视频有点击率,有广告效应了,谷歌也会汇美元给你,谷歌怎么汇美元呢?谷歌汇美元是它在新加坡,谷歌新加坡的公司通过Western Union这样一个汇款渠道汇到中国您指定的银行里,您可以去取美元。2018年的时候这个事情很乐观,就是李子柒她们起来的那个时代这个事情很乐观,就是很多做Youtube的这些中国人,或者做这个谷歌广告联盟的人,都能够直接在中国的银行取到谷歌汇给他的美元,真金白银的美元,大家很高兴就一直在做。那么到今年年头事情发生了变化,中共外汇紧张了,中共直接把谷歌汇给咱们中国人的美元,直接变成了一个人民币兑换给你,它强制结汇,至于汇率多少人家说了算,强制结给你,也行吧,毕竟大家都在中国生活,你给我点人民币我也能活的下去。

到了这个今年(2019)年底的时候又出现了变化,中共严卡这个Western Union的汇款,就是说任何人你想在Western Union取出谷歌给您的这个汇款,您要到银行的柜台拿着自己的一切证据啊,我跟谷歌签的合同啊、谷歌合同啊和您的个人证明去,然后银行要通过上级一级一级的报,才能决定给不给你。所以今年就拿的非常困难,为什么呢?因为中共的借口是香港有外国势力涉入。它这个谎话啊是大家都知道是谎话,大家都知道中国到现在也都找不到外国势力怎么汇款给香港,因为根本没有人汇款嘛。但是中共高层它就信这种谎话,没骗的了外国人,怎么倒把自己人骗了?所以严查谷歌汇到中国的每一笔钱,这样就让中国人赚美元变的十分十分的困难。

主持人:所以您觉的就是中共提到这个文件中,这个什么6项措施啊什么的,它有没有可能通过这种行政的手法去刺激经济、去防范失业潮呢?

赵培:可以说中共每做出一件事都是以一种“一拍脑袋”做,都会以失败告终。就是刚才我就接着横河先生讲的养猪的事,这二天不是猪肉涨价了吗?大家都看到有利可图了,中共又搞了一件事。就是农业部要求中国的龙头企业,就是养猪万头以上的龙头企业。北京大概有15个这种大型的猪肉公司,要和贫困地区的地方政府签订协议。大概中共等于强制这些公司要给贫困地区建养猪场,或者技术支持,大概估算的规模是500亿人民币。他们好不容易猪肉涨价了,挣了点钱,又被中共给划到了那个地方。

大家想想这些地方在哪里?四川、湖北的山区。贫困地区嘛都在这些地方,它在大山里面建立一个养猪场,要把这个猪仔运出来到北京。颠沛流离的,猪能死多少?月费多少?运到北京猪能剩下多少斤?它全然不顾。难道能把猪肉直接用飞机当天运到北京宰杀。这个猪肉价格,那你还不如直接从美国买猪肉来的便宜。所以整个中共就是乱做。这样做下去,到最后这些养猪场过一段时间没有你中共的强制监督,他们自然不投资也就废了。当地还是失业率降低,还是贫困地区。那北京这边又亏了一大笔钱,它又不能在北京不准养猪,是不是北京郊区不准养猪它也做不到了,这样两地的失业率都得不偿失。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行政手法,它说要企业提前三十天向全体职工说明相关情况。就这些行政手法好像没有办法跟这个实际的问题根源挂上钩?

横河:因为这个根源它(中共)解决不了,就是它是走投无路了。所以才会制订出一系列这种听上去挺好听的,就是治标不治本。它因为治不了本,因为治本的话实际上是一个制度的问题。就是说就我们讲这个贸易战,实际上是给它雪上加霜。它实际上它的结构性的矛盾一直存在,只不过呢是由于大量的外资还利用WTO的这些规则。所以占了很多便宜,暂时把那些矛盾掩盖起来了。当这些矛盾最终暴发的时候,再加上贸易战,就全都暴露出来了。那这些它不能解决。因为要解决的话就牵涉到它这个所谓生活制度,就是现在最强调的一个“社会主义”制度的问题,那它当然不能动这个东西。

主持人:党管一切,计划经济。

横河:对,它就用这种方式可能是用这种方式去试图来渡过难关。其实它们也知道这些措施是没有用的。你刚讲那个李子柒视频的问题,她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团队在运作。绝对不是说就是,你(中共)说她是创业,你让大家学她回去过田园生活,还是学她做网红?做网红那是谁都做不了的,你这个团队从一开始,谁能养的起?这个要规模要到一定程度的这个投资,才可能养这么一个专业的团队,这个团队不是一般的团队。

主持人:而且不是谁都能做网红的。

横河:对,这不是谁都能做网红的,这是有人运作的。就是像这种东西,它已经成为自己的一个企业了。虽然说规模不是这么大,但是它的效率应该相当高。你要说是田园生活的话,那这就是整个就是在骗人了。谁不知道农村的生活。我在农村待这么多年了,我都没有学会那种手艺,砍竹子以后去编东西,那不是很容易学的东西啊!

突发群体事件会防不胜防  中共只有维稳的老招

主持人:对,大多数人可能没有这样一个条件。所以它现在就是说,如果说像二位刚才谈到的,现在真的已经在出现这种规模性的失业潮。它(中共)所提到的下一步群体突发事件,就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您觉的横河先生,它指的是什么样的群体突发事件呢?

横河:现在这个关键的问题就是经济了。就是实际上讲规模型的失业潮出现,其实制造业的失业潮已经过去了。就是都已经走掉,都已经淘汰掉了。就是说这是已经从二、三年前开始,基本上已经结束了。现在是刚才赵培讲的就是在很多别的领域,都是在那高技术领域,或者是比较高端的这种产业里面出现的这个失业潮。所以说这些失业潮如果是在中高端领域的,就像刚才赵培举的例子当中,那就比较麻烦。因为这些人这些雇用的工人,雇用的人都属于教育水平比较高的。而且大部分都有房债,而且他们本来就是城市户口。不能像低端制造业的工人,把他们遣返回去就行了。这些人遣返不了,那么这些人就留在城市里面。所以说很容易在城市里面发生大规模的事件,这些事件不一定是抗议这个,或著抗议那个。但是它由于有这么多失业人口在,所以必然会在某些特定的事件当中,而且这些事件是永远想不到的。

主持人:所以你不知道暴发点是什么。

横河:你不知道暴发点是什么。因为这些措施,都是说不要把失业一次性完成;或者是尽量把它留在某些地区;或者怎么样,但它并没有解决。就是有这么多人没有工作,然后就有触发因素。你想想谁能想到在香港事件的时候,忽然在“茂名”又要建一个火葬场?就发现“茂名”的人也真是够强悍的,就是跟警察对打。打到最后那个城市就让步了,这是很少发生的。

主持人:火葬场它其实也不是一个失业问题,但背后不一定没有其他因素的。

横河:它就是社会矛盾已经尖锐到一定程度以后,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成为触发点。而这个触发点的因素因为不是和失业直接挂钩,也不一定和产业直接挂钩。所以说一旦就是你防不胜防,你只有预测到的东西才能防。但是这种预测不到的导火索你防不了,所以这种事情不是说会出现,而不是说将会出现。我估计肯定已经出现了,只是说中共现在长期不报导这种大规模的群体事件了。

主持人:它(中共)现在还不是防范问题,它说各地区要第一时间处置,以免规模型失业潮引发的群体突发事件,防止矛盾激化,事态扩大。您觉的它会怎么处置?如果说更多这样的群体事件的出现的话?

横河:它有《群体事件应急条例》,就按照那个条例的话,我觉的它们是没有太多的方式去,无非就是抓负责人。

主持人:警察啦!特警啦!

横河:警察特警镇压,然后抓头,还有就是消灭这个事故源。这个就是中共为什么有一个特别特别的喜好,特别奇怪的喜好,去“抢尸体”。

主持人:不但抢尸体,上次那个水泥地陷了(2019/12/1,广州市),它那个掉进去两个人它(中共)没有救,它直接就拿水泥就填上了。

横河:对,它这个抢尸体就是一种属于消灭事故源。因为有个尸体在,家属就会抗议,那么亲戚朋友都会抗议,然后就滚雪球越滚就越大。所以它要把这个抢走,消灭事故源。它有一系列的方法,你去看看中共有那种群体事件这个应急方案,它有一系列的措施。

主持人:天啊!

横河:但基本上是用镇压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主持人:这些是公开的吗?

横河:公开的,公开的。

主持人:赵培先生,您怎么看这个所谓中共要应对群体突发性事件的这么一个说法?

赵培:对,我赞同横河先生说的话,其实它真的是按照一个镇压的方式去做。就是说当然它到最后一步怎么做呢,如果整个地区有几万人反了,那么当地的警察它不可能就说抓父老乡亲那么下死手。这个时候它会出动更多的武警师这种兵制,比如说根据规模我能出动多少?就直接把本地的警察换掉,直接把整个地区封锁掉。断网啊,或者这些事情它都能干的出来。再网上封锁消息,把整个事情镇压掉就完了。那么至于说能出现什么样的事情呢?大家可以看到,当然现在外企撤离中国是做的很仁至义尽了。比如说这个惠州“三星”撤厂给了‘N+5’。其实它就是‘N+3’再加二个月的折月费乱七八糟,就是大概补偿到‘N+5’。那么大家想一想这是外企走的时候,中共自己的企业呢?它现在已经在减薪,或者它自己根本就拿不出来钱了。这个时候最直接的冲突就暴发了,带来“讨薪潮”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积压的怒火。中共用各种“毒鸡汤”啊换成“正能量”,它宣传多大的正能量就证明老百姓心中有多大的怒火、负面情绪。所以它用了一个正能量。能量分什么正、负?它其实就是让你点背不要怨社会。是啊,你是把老百姓的思维都搞乱了,但是他的怒火在心中压抑不住。比如说“茂名”这个事一起来,老百姓第一想的是:我先要跟你警察发泄一通,我不能让你再欺压到我头上了,我生活已经如此不易,你怎么还要把我逼上绝路?中共的手法就是派武警镇压,镇压不了我先道个歉,或干个什么事。我跟你说我不建了,那它第二天、第三年再建。或换个边边角角,原来城东角建,我现在城南角建,你又怎么知道呢?你不知道。不知道那我接着干,所以中共的这个手段,几乎是老百姓跟中共斗勇、斗智的一个过程。那么我觉的就是说大家在小事上计较,你不如你先直接把它制度问题推翻了,那它不就完了吗?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因为今天节目的时间很快又要到了,那我们先谈到这里。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热点互动 每周三集 欢迎订阅视频 => bit.ly/rdhdSUB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