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利世民:中共变态 把香港拖入战争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29日讯】中共强推“香港国安法”,终结了香港“一国两制”,愤怒的港人无惧香港警察残暴执法与滥捕,再次上街抗争。与此同时,香港政界、工商界、富豪等却表态支持立法,让外界质疑中共将“全面表态、人人过关”的文革手法移植香港。

香港公共事务顾问、财经专栏作家利世民(本名李兆富)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中共藉立《国安法》制造恐惧,将港人与14亿中国人囚禁在封闭环境,“它要你害怕它”。他形容中共是与世界脱轨、破坏价值的始作俑者,“一群心理不平衡、很自卑、很懦弱,又要表现出自己很强大的一班变态佬。”但他强调,已走上末路的中共,除了每年担负高昂的军费与维稳费外,疫情导致的财政负担,将令中共经济及公共财政已无法再支撑下去。

“国安法的背后假设,就是国家正在准备作战,或者已经处于作战状态。问题是你中共想着跟谁打仗?”利世民认为,中共与香港官员恶意混淆“治安”与“国安”问题,强行立法,“国家安全?究竟国家正在受到什么样的安全威胁?是国家级哦!”

日前中共主管港澳事务的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接见港澳政协时表示,香港国安立法,针对的是搞港独、黑暴等极少数人。利世民驳此说法,“现在香港没有公安条例吗?香港有公安条例呀!用公安条例不够处理吗?为什么不够处理呀?解释,你有解释的责任。”

“不可以因为这个法例无法处理所有问题,就再加一些,再加一些,那最后就是走到极权社会。”他质疑港府,究竟是维护市民的个人安全自由,还是维护中共政权,“两者如果有抵触的话,就说出来,中共政权的本质是什么!”

“它(中共)要你害怕它,它不需要你爱它,它虽然口口声声说爱国、爱国。是变态的。”他形容中共就像一个“变态的人”,它不只是要将香港人,还要将14亿中国人关在一个封闭环境,“天天要你跟它说‘我爱你’,但其实就是‘我怕你,我恐惧你,我倚靠你’”

“它知道你害怕它,但是它很享受这种凌辱的过程。变态的那些人,真的是变态的!”他怒斥,“变态的这班人,根本就是一群心理不平衡、很自卑、很懦弱,但又要表现出自己很强大的一班变态佬。”

他说,中共或许会以不同面目出现,但其残暴本质永远不变,就如同奥威尔(George Orwell)《一九八四》书中所描绘,“老大哥有时在你面前好像是一个好人,有时候很残酷不仁,其实都是同一个老大哥。你别以为,老大哥也变为好人了。放弃这个妄想。”

利世民还说,若中共真的进入战争状态,中共究竟与哪个国家作战,必须向港人交代,“你有责任跟香港人说的,现在你把我们拖入了一场战争中。”他质问:“你是不是已经对美国宣战?或者你已经准备作战?”

他说,若与美国作战,是经济战?抑或金融战?“北京这些人,不想一想,在这场经济战、金融战中,最有本事打的人是谁?对不起,是香港人。北京那些人他们懂吗?他们不懂。他们不懂又不虚心听别人的意见,反而说:行啦,我们将《国安法》引入香港。把香港揽在这场战争里,这就是真的揽炒(玉石俱焚)。”

利世民表示,目前仍维持与美元挂勾的港元,在联系汇率制度下,港府不能任意发行港币,有一个安全定位的“锚”,是港币最终的价值基础。但他对丧失理智的中共,毫无信心,“我担心的是,中共发神经病说:港币可以自给自足,挂勾人民币;或者港币自行发行,不需要挂勾,自由浮动吧。”这将破坏港元最完美的制度。

“中共就要将所有美好的东西全部破坏,看到这么好的货币制度,这班变态的人,就会想到一些古灵精怪的东西。他们的思想和地球不接轨道的。他们有一种奇异的想法,与现实脱离的想法,他们往往是破坏价值的始作俑者,香港就是这样给他们搞坏了。”

“大家不要以为《国安法》纯粹是个人自由的问题,现在是牵涉到安全,现在是你(港人)的安全问题。不是中国共产党这么简单,是共产党发神经病了,竟然向世界宣战。”

他形容中共的疯狂举措,将让局势发展犹如慢镜头下的火车灾难(slow speed trainwreck),“你见到它撞过去,慢镜头,但是你也知道你不能阻拦,因为那动力实在太大了。”

不过,灾难前会不会也如许多电影情节般,出现180度的逆转结局呢?“这火车撞到山崖前,出现很戏剧性的转变?”

利世民说,中国历代王朝末年都难逃财政问题,而走向末路、经济节节衰退的中共,当前疫情下又有庞大的财政负担,更何况中共每年还得担负高昂的军费与维稳费开支,他认为,中共的经济及公共财政将支撑不住了,而这也是他预料“逆转结局”的原因。

以下为访谈内容整理。

全球股市本同步 5月22日唯港股特别差

记者:《国安法》到底对香港的经济有什么影响?

利世民:现在有两种说法。第一天就是星期四(5月21日)晚上的人大记者会(公布“港版国安法”提案),星期五(22日)早上午港股就跌了。股市跌一天半天也很正常的,是不是?但是全世界没有其它地方有这样的现象。就是说过去几个月全世界的股市都是同步的,唯独上个星期五香港(股市)特别差,之后星期一(股市)一路发展下去,又好像没有什么事情,不过你不知道谁在那里托著?

记者:今天(5月26日)林郑特意说,现在股市比较稳,证明人们都支持这个法例。

利世民:我们不知道,是否有国家护盘基金出面,是吧?我们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甚至乎我见到有些家族,都要争着表态支持。

好像有一个报导提到,有些有钱人,未必是最最有钱的人,几亿的身家几十亿的身家,他们有的流动资产,其实就已经在想了,是不是有些要(流动资金)搬离香港,去新加坡,甚至去其它地方。新加坡的税务制度跟香港差不多一样,税又便宜,又少点担心。我听到有一个立法会议员说:“新加坡没有《国安法》吗?”新加坡有的,问题是新加坡没有共产党嘛,就是有分别的。我并不是说民主选举那些事情,而是新加坡它的国家是不是都很家长式的?是不是都有很多限制?是。不过新加坡政府会不会也走到,有一些有头有脸的人全部走出来跟我(中共)一起支持这个法例,要表态,它不会的,我可以沉默,选择沉默就可以了。问题是香港目前的情况就是只有你有头有脸,生意有一定的水平,有一定大小,你是不能选择沉默。这分别很大的嘛。

记者:港版《国安法》出来之后,有消息说,从南下的资金北水流来香港,说有8亿的资金过来买香港的股票,来撑股市。现在是否在搞舆论战?

利世民:8亿资金是很少的,要想托起香港股市,没有几千亿的流动资金基本上是做不到的。但是,是否是舆论战,一定是的,但问题是舆论战背后的意义。

我这几天都不断重复的在想一个问题,“中共究竟在怕什么呢?”中共的思维模式就是,“你(民众)怕什么,我(中共)就用那样东西来针对你”。我肯定中共中南海那一班人,每天都在想,美国人究竟在怕什么?但美国人好像没有什么怕的。

中共到底在怕什么呢?这个问题也直接牵扯到这条《国安法》。因为,中共无论对内还是对外,都想让人看到他们有种准备作战的状态,“我已经准备好要打仗的啦。”和谁打仗,打什么呢?每次说到国家安全,你一定会问一个问题,这不是简单的治安问题。香港那些官员在那里扰乱视听,在混淆概念,就说,“是呀,你看看去年有多乱,我们要有法例啦。”香港治安问题没有法律处理吗?有啊。真是胡说八道。

它现在在说国家安全,就是要有个假想的战争状态,才会有国家安全的讨论。我想问一个问题,所有支持《国安法》的人都一定必须要答的问题,就是“你在和谁打仗?你想要和谁打仗?”如果你说,你在想和美国打仗。好啊,那我们就回去说经济问题,中国如果胆子够大,说和美国打仗的话,我们现在有的金融秩序等等,你可以不要的啦!香港哪里还可以有资金自由流动呀!如果我们说打仗的状态,哪里可以有货物的流动呀!哪里可以有资讯的流动啊!全部都没有啦!这就是《国安法》背后的含义呀。

再简单讲一次,《国安法》等于你假设是战争状态,你假设你有假想敌。中国在和谁打仗?如果你(中共)说,你是在和美国和世界所有各国,都有战争的准备,那好吧,我们不需要说任何不影响金融秩序的事情,因为根本你不会再有任何金融财经秩序,全部完了,完了。

法律维护中共政权 而非港人安全自由

记者:中共的说法,《国安法》是针对一小撮人,针对港独和黑暴的势力,因为他们想颠覆国家政权。

利世民:现在香港没有公安条例吗?香港有公安条例呀!用公安条例不够处理吗?为什么不够处理呀?解释,你有解释的责任的。那好,人大不解释,香港那些官员,支持这些恶法的权贵,你们都有责任要解释的。为什么现在香港的公安条例不够,有什么不够?如果你说,你还见到他们常常会有游行示威的。那我告诉你,一直我们都有法例禁止盗窃、抢劫、杀人、放火,全部都有法例,那这个社会是否马上变得好像天堂那样太平?不是嘛,一样有抢劫、盗窃、杀人、放火、强奸,是不是法例不够?是不是执法不够?不是。是这个社会有病。

就是说,你不可以因为这个法例无法处理所有问题,就再加一些,再加一些,那最后就是走到极权社会。现在政府究竟是保护市民的个人安全自由,还是保护中共的政权,你要说清楚,你不可以骗人的。你现在是维护中共的政权,你不是维护香港市民的自由。两者如果有抵触的话,就说出来,中共政权的本质是什么!

中共变态 藉法律恐吓囚禁人民 只想人害怕它

记者:中共在香港推行港版《国安法》,到底害怕什么?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利世民:中共它不是害怕什么,它是要你害怕,有点分别。它要你害怕它,它不需要你爱它,它虽然口口声声说爱国、爱国,变态的。你想像中共就好像一个“变态的人”,它想囚禁香港人,天天要逼你说“我爱你”,但是实际实情是你在害怕它,它知道你害怕它,但是它很享受这种凌辱的过程。变态的那些人,真的是变态的。

胡温年代已国进民退 中港融洽使香港变大陆

记者:中共对香港教育系统,是不是部署统战做了很多事情?最新消息指从四川招聘一些幼稚园或者小学教师来香港指导教学。

利世民:我在网上有看这个新闻,我也叫朋友帮忙fact check(查证)下,fact check完原来在2005年开始就已经有,从不同的省市,从黑龙江、湖南和海南,它每年都从不同的省份。不过,从它招聘的这些教师要求来看,它说得很明白就要“政治意识良好”,拥护一国两制和最主要是要“爱国”。

这些教师下来香港干什么呢?指导香港的教师哦?指导些什么呢?怎样交流呢?都不要紧啦,最主要我最看重一样东西就是香港人纳税人给钱,给住宿,那好了你下来教普通话的,那我就明,因为香港的教师普通话不行,明!但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促进交流。如果我回到2005年我都觉得不要紧了,一点点钱,几个人没什么所谓,但现在看回头从2005年到现在2020年15年。我经常跟别人说,所有什么中港融洽啊、促进这个香港变得更加像大陆的一个城市,这是所有社会工程,不是习近平之后的事,是胡温年代都已经有“国进民退”,胡温年代就已经说“中国模式”,胡温年代已经搞“盛事”,它们一直的策略没变。

记者:是啊,都是中共的本性。

利世民:是啊,好像看奥威尔(George Orwell)《一九八四》这本书那样,老大哥有时好像是一个好人,老大哥有时候就很残酷不仁,其实都是同一个老大哥。你别以为,老大哥也变为好人了,放弃这个妄想。中共就是那种“变态的人”,它就是要将香港人,不只是香港人,是要将14亿人关在一个封闭的环境,天天要你跟它说“我爱你”,但是其实就是“我怕你,我恐惧你,我倚靠你”,变态的这班人,根本就是一群心里不平衡很自卑、很懦弱,但又要表现出自己很强大的一班变态佬。

中共处于作战状态 香港无故被拖入战争

记者:港版《国安法》会令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受到影响?港元是不是稳固?

利世民:我和一班朋友的心态就是,不只是说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是香港本身的安全。为什么香港人要反对这个《国安法》?如果你(中共)说香港因为没有这条法例,所以说是它们的短版、是它们的漏洞。我还是回到刚才那个问题,究竟国家正在受到一些什么样的威胁?有些什么样的安全威胁?是国家级哦!不要再跟我说那些治安问题,你(中共)不要把治安问题就等于国家问题混在一起。

很简单,纽约市有很多抢劫啊,每晚有人枪杀啊,有人放火呀,那是不是就动摇了纽约市政府的地位?是不是就可以动摇到纽约州政府地位?是不是就可以动摇到美国联邦政府的地位?不会的嘛!你不会看到川普出来说,看你的治安这么差,会动摇我美国联邦政府的统治地位。这是神经病的,这样说法。

刚才讲的《国安法》的背后假设,就是国家正在准备作战,或者已经处于作战状态,看在外国所有这些叛国法处理都是什么时候出台的呢?战争状态!现在中共的《国安法》都是几年前立的,现在就是“附件三”夹在香港,问题是你中共想着跟谁打仗,你有责任跟香港人说的,现在你把我们拖入了一场战争中。

经济战中香港价值高 中共却发神经揽炒

利世民:你(中共)说中美贸易战是不是一场战争呀?可能是一场战争,战争的序幕也好或者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进行模式不同了,变了打经济战,不奇怪,但你必须跟我们说“你是不是已经对美国宣战,或者你已经准备作战”,你不要说这是国家机密,我香港人被你拖下水了现在,我可不可以选择不参与这场战争?香港可不可以?即香港特殊独立关税地位,关什么税,如果处于战争状态,你要别人承认你一国两制还是承认你是一国?别人肯定是承认你一国啦,是不是?

另外一个重点是,任何战争不是单方面的,任何单方面的战争称为侵略,是不是?中共一定不承认正在侵略人家,虽然美国现在的语调就是说:中国进行经济侵略,所以我们要还击,其实已经是战争状态了,而且还是一场经济战,一场金融战。

他们北京这些人,不想一想,在这场经济战金融战中,最有本事打的人是谁?对不起,是香港人。(北京那些人)他们懂什么?不要说我大言不惭,北京那些人他们懂吗?他们不懂。他们不懂又不虚心听别人的意见,反而说:行啦,我们将《国安法》引入香港。把香港揽在这场战争里,这就是真的揽炒(玉石俱焚)。

我和我的一些朋友说,去年夏天的时候,曾经有一种说法,如果(北京)出动解放军到香港,我们会怎么做?大家说:“回家睡觉。”这一次我告诉他们,根本香港是被中共拖进了这场战争中,只不过这场战争的进行模式不同而已。作为香港人,我们可以做的事情是什么呢?回家睡觉。回家睡觉的意思并不一定是睡觉,有几件事情是要做的。

第一,如果那些富豪(最敏感的那一群)都学会,如果我有些钱,是不是应该把钱调到海外?香港人,其实现在这还是你的自由啊,想一想吧。人身性命财产,理论上(首先)是人身性命,(所以)很多人在谈论移民。过去的几年我也一直在讲,一定要有这个心理准备,但是我觉得到了现在,如果行动上你还没有做,你应该开始做了。很多人说:我没有这个能力啊,我没有钱啊,没有能力(移民)。台湾比较近,那就想一想吧,其实台湾并不是那么难。但是如果你说我连移民台湾的能力也没有,其实台湾那么多人也在生存着,对不对?我觉得是有这个必要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英国这几天盛传会给当年BNO(英国国民海外护照)居留权。

大家不要以为《国安法》纯粹是个人自由的问题,现在是牵涉到安全,现在是你的安全问题。不是中国共产党这么简单,是共产党发神经病了,竟然向世界宣战。

记者:你认为港币安全吗?

利世民:港币到现在还是和美金挂勾的,就算美国没有办法单方面不允许港币挂勾美金。我是担心中共发神经病说:“我们港币可以自给自足,挂勾人民币”,或者“港币自行发行,不需要挂勾,自由浮动吧。”(中共)会说得出做得出这些事情。到时会发生什么事情,大家都很清楚了。(中共)的目的是什么呢?目的就是,因为港币在现在的联系汇率制度之下,有一个很大的限制,就是政府不能够任意去发行港币,这就是港币最终价值的基础。为什么有个锚(安全定位),令港币这么有价值,是因为在每一块钱港币的后面都有一些东西做保证。

我觉得港元现在联系汇率有它的代价,但是在香港这个环境,完美,但是他们(中共)就是不喜欢完美,是吧,中共就要将所有美好的东西全部破坏的,看到这么好的货币制度,这班变态的人,就会想到一些古灵精怪的东西。接触过所有他们那些思想的人,会发觉他们和地球不接轨道的,他们有一种奇异的想法,就是因为他们那种同现实那么脱离的想法,他们往往是破坏价值的始作俑者,香港就是这样给他们搞坏了。

王朝末代均有财政问题 不信疫情后中共没负担

记者:很多人都说他们(中共)的思维是反人类的。

利世民:是啊,所以我所看到现在的发展,就是好像慢镜头的火车灾难(slow speed trainwreck),你见到它撞过去的,慢镜头,但是你也知道你不能阻拦,因为那动力实在太大了。唯一,好像任何电影一样,你见到这火车撞到山崖,但是可能突然间,有些很戏剧性的转变,也有可能。

这几天我给所有朋友的唯一希望说话就是,你看一看历代,有一个特点,就是每个帝国,每个王朝末年,都一定是财政的问题。财政问题是过去二三千年不断重复的问题,用过不同的方法去解决,都解决不了,可能根本就是一个解决不了的问题。

那究竟中共的财政到什么地步?大家常常说它会爆,我想这就是所说的核心问题,是不是去到这个水平,如果还不是的,怎样能够令它会出现这一个状况。当年美国对苏联冷战时期,星球大战计划,有人说苏联的军备竞赛,导致它不能处理财政,但是很大程度上,如果回头看,当时美国、苏联已经在谈论削减核武,苏联其实没有足够能力支撑下去。

中国的军费、维稳费的开支,不需要和你进行任何竞赛,都不能够撑得住,所以这个可能就是我们唯一希望,就是它(中共)的经济不能支撑,公共财政支撑不了。这次武汉肺炎(中共肺炎),世界各国都有这么大的财政负担,我不相信中国共产党没有,我不相信。其他人的财政负担都要这么吃力,中国共产党可以完全什么事都没有?我不相信!

记者: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啦,我们看看这个事件会怎样发展。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