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反共 蒋经国力保台湾复兴基地 功勋卓著(图)

蒋经国先生是中华民国第6、7任总统,也是国际知名的政治领袖。曾有民调统计,有超过半数的台湾人民认为他是最受到怀念,也是对台湾贡献最大的总统。

他带领台湾经过一段被国际情势孤立的日子,在这段期间,台湾经历内外庞大政治、经济的困境,但是却能在共产国际全面赤化亚洲的局势中坚守复兴基地,力保不失。然而作为一位杰出的领导者并非一蹴可几,必然有着不凡的心路历程……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蒋经国在少年时期,父亲蒋介石就为他作了一系列国学启蒙教育的安排,他十二岁时就已通读四书五经、《说文解字》、《曾文正公家书》等经典著作,在中学毕业后,感于局势的不安,因而生起出国留学之念,而他选择的国家是苏俄。

在其著作中曾说,在苏俄求学的十二年是他生涯中最难忘、也最艰苦的一段日子。但就是这一段历练,不但让他彻底了解了共党的本质,也是让他继承父亲,成为一代领导人物的关键。

至于当初为何想到苏俄留学,也有一段因缘。当时蒋经国才刚十六岁,在上海宣示加入国民党,立志打倒军阀以及侵略中国的列强。但是一个人势单力薄,于是又升起了组织革命之念,他曾受邀到俄国大使馆欣赏电影,内容都在宣传俄国如何进步、美好,将俄国形容为人间天堂。

当时国民党缺乏资金与武力,被迫接受“联俄容共”以争取苏俄的外援,共产党员可以用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并在内部发展组织,同时控制了国民党诸多重要职务,就这样蒋经国抱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理,决心到俄国求学,以求了解共党的一切。就这样,他拜别了老师吴稚晖及父亲蒋介石,前往俄国。

但现实是,当他抵达俄国,搭乘的俄国火车车头烧的是木柴,速度慢如牛步,令他觉得不像所谓文明进步的国家,他不禁疑惑,这样的国家,怎能被称作人间天堂呢?

当时蒋经国向车上的俄国人询问,俄国人回复说:“革命就是要破坏!一切建设要慢慢来!”之后到了莫斯科火车站,看到一群俄国人围着一个中国人乞讨一片面包,于是他又向当地俄国人问:“俄国既然无产阶级专政了,为何有如此多人乞讨面包呢?”他回说:“他们属于流氓无产阶级,即使有工作也不愿意做。”

蒋经国这时才了解到:无论是提出如何的问题,共党人总是会歪曲粉饰,颠倒是非,一贯维护共党统治的正确性。

蒋经国首先到了莫斯科中山大学念书,又到军政大学学习三年,研究欧洲战史、红军的战略及战术。他在这也发现俄国的东方大学、列宁学院、中山大学大量的招收中国学生,专门教导共党思想,将其期培育为“第五纵队”,当作渗透中国的种子。

在他留学俄国期间,共产国际已全面向中国渗透,时任国民政府主席的蒋介石洞悉共党威胁,下令与苏俄绝交,进行清党并准备剿共,这时苏俄想利用蒋经国当作筹码,逼迫蒋介石停止清党及剿共,但蒋介石丝毫不肯让步。

于是斯大林恼羞成怒,将蒋经国放逐至西伯利亚做苦工,他先是在集体农场当苦工,之后又到乌拉尔矿区。在这里他每天扛着沉重的锄头挖矿,三餐仅能吃少许的黑面包,又在车站当货运工,每天搬运沉重的货物。他还曾睡过垃圾箱、养猪槽,为了换取食物变卖了身上仅有的一件夹克,吃着餐馆丢弃的厨余过活。

但在这里,他也交了不少好友,有一位跟他一起度过悲惨日子的小彼得,在工厂内因抢救器材被火烧死,蒋经国跑进烈火堆中抢回了他的尸体,亲手将他埋葬。有一次他曾经病得奄奄一息,躺在车站的烧水房内差点死去,这里的四个伙伴轮番守候着他,并轮流去乞讨食物给他吃,最后他得以活了下来。

他还和一位名为“P.M”的乌克兰青年成为知心好友,这名乌克兰青年因不愿与共党同流合污而遭放逐,在矿场与蒋经国一同工作。即使在饥寒交迫中,“P.M”总是抱着乐观心理,在辛苦的劳动工作中总是鼓励著蒋经国,每当早晨太阳升起时,“P.M”总是第一个从床上跳起往前方奔去,迎向阳光。

当时,曾有在俄国党校就学的友人与蒋经国分享一段难忘的回忆:在党校内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睡觉休息,因为担心在睡梦中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而遭到杀身之祸。

蒋经国这时才了解,他说道:

在共党内的生活是阴森惨淡的,因此凡是受到它愚弄的人一旦明白过来,噩梦初醒,由于良知的招唤、自由的启示总是希望能重新找回自己的意志,企图摆脱共党的枷锁,这时摆在前面的只有两条路:一是不幸被发觉,惨遭杀害;另一条则是用自己的智慧、机敏及勇气设法冲出牢笼,奔向自由。

重返中国历练政务

蒋经国受了“P.M”的鼓励,在艰苦的生活中从不放弃能重返家园之念。最后对日抗战爆发、国际情势出现变化,蒋经国得以获准回国。返国后的蒋经国担任江西省行政督察专员,同时在党内的青年组织担任干事长历练党务。

这时父亲蒋介石要求儿子蒋经国重新读《曾文正家书》、《王阳明全集》等中国经典著作及孙中山先生遗教,以清洗过去在苏俄的党文化,并要求他将过去留学的经历写成《我在苏俄的日子》(也翻译作“冰天雪地”)一书。

这时,蒋经国开始研读明初大儒王阳明的讲学语录《传习录》,约四百年前,也是在江西这儿,王阳明(守仁)以一介儒生,在短短四十多天内平定南昌的宁王宸濠之乱,安定百姓。《传习录》深入探讨了他的“知行合一”、“慎独”、“致良知”等哲学思想。蒋经国从中华传统的史籍得到智慧,并用于当地建设,不到五年的时间,就将当地的烟、赌、毒、娼等陋习根除,由于政绩卓越,民众给了他“蒋青天”的称号,建设“新赣南”也成了一个广为世人称道的治绩。

在中央政府播迁来台后,蒋经国任情治系统主管、也成立政治作战学校、中国青年反共救国团,他决心做好全民在政治思想上的工作,以防止共党的渗透。由于他曾任中央干部学校教育长职务,所以喜欢部属称呼他为教育长。即使是日后担任部长、行政院长职务,他仍习惯此称号,只因他是真心喜欢教育工作。

继承反共国策遗志

此时蒋经国虽然已担任了国防部长、行政院长等重要职务,蒋介石仍像对待少年时期的蒋经国一样,不时对他耳提面命,要他亲近君子,远离小人;除了在工作上给予指导,还要求他不断地读圣贤书。蒋介石要求蒋经国读《四书》,学习如孔子一样的言行一致,又要求他读《贞观政要》,尤其要熟记〈论政体〉、〈论任贤〉等篇章,学习千古一帝唐太宗君臣的互动,及治理天下之道。

蒋经国从这些经典中学习了从政和任免之道,他启用一批优秀的官员:孙运璿、李国鼎、赵耀东等人,将台湾建设成一个经济起飞的国家,成为当时亚洲四小龙之首。

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共产国际与自由世界不断交锋,而台湾处于其中心地带。坚守这块复兴基地,对自由世界的鼓舞就更为重要了。1975年4月5日,蒋介石总统因病逝世,这重责大任就落到了蒋经国身上,他在其著作《守父灵一月记》提到了他继承父亲反共信念的过程:

午睡后坐于父亲灵旁,想起父亲领导全国以反共救国、实现三民主义为奋斗之目标,而我将近五十年来之政治生活,深切认识共产党乃是邪恶魔鬼,杀人凶手,所有威胁、利诱、欺骗、分化之伎俩,无所不用其极;尤其血气方刚之青年人以及苟且偷生之徒最容易上当,一入圈套即无法自拔。

凡此种种,实为此一时代人类之大悲剧,但是吾人皆应了解,邪魔乃无法久存,最后必将被正义、正气所消灭,吾人只有以绝不妥协之态度抵抗共党,方能生存,方能胜利,而人类历史亦将会证明此一道路乃是最正确的……

在父亲蒋介石过世后不久,国民党随即于4月28日朝开临时会议,会议中决议蒋介石为国民党永久之“总裁”,决议文中提及:

今总裁不幸逝世,本党之中央领导,亟须力谋加强,以肆应瞬息万变之国际局势与共产匪党之奸谋诡计,决议中央委员会设立主席一人并为常务委员会之主席,综揽全般党务,以适应现阶段革命形势之要求。

蒋经国获全体一致通过为中央委员会主席,同年11月又获选为中国国民党主席,当时有许多优秀的年轻人因报国理念加入了国民党。蒋经国深知共党的狡猾多变,而年轻人涉世未深容易受其欺骗,所以总结了过去历次国共合作的教训,反复提出相关报告及教育,他以行政院长身份,多次在立法院提出“反共复国的总目标绝不改变”、“揭穿共党和谈阴谋”等等报告,不断强调:台湾这一块复兴基地,已成了大陆地区人民的希望,是反共产及反暴力的圣火明灯。

蒋经国也多次于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发表“认清共匪的骗局”、“坚守反共的精神堡垒”、“中国国民党的独立性、存在性、发展性”等演讲,要求国民党党员落实反共国策,要记取历史教训,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与共匪有一丝一毫的妥协。

他曾表示:

我们中华民国到今天,能生存、有前途、有希望、有信心,主要是因为中华民国政府在世界上是坚决反共、不与任何共党妥协的精神堡垒。

他要求所有党员们永远支持并牢记此一决策。1978年后蒋经国连续当选两任总统,直至任期中病逝,他的信念都未曾改变过。

蒋经国在担任行政院长及总统期间,正逢共党与自由世界正邪交战的关键时刻,在内外庞大政治、经济的困境中能稳定局势,力保台湾这块复兴基地不失,可谓厥功甚伟,他一生反共信念的历程,在现今看来,更具著有跨时代的深刻意义。

参考资料

◎《平凡平淡平实的蒋经国先生》李元平著青年战士报出版民国65年

◎《点滴在心头:42位身边人谈二位蒋总统》朱秀娟/采访,陈秋美编辑,天下文化出版1995年

◎《经验与教训:为何绝对不能与共匪谈判》新思潮出版社1979年出版

◎《我在苏联的生活》蒋经国著前锋出版社1947年出版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