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抗战真相:“九一八”后谁在东北抗日(上)

【新唐人2017年01月12日讯】近日,中共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下发2017年1号函件《关于在中小学地方课程教材中全面落实“十四年抗战”概念的函》,要求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全面落实”中共中央的有关树立并突出十四年抗战概念的精神,全面排查,确保全国中小学地方课程教材中凡有“八年抗战”字样的,全部改为“十四年抗战”,并修改相关历史内容。中共的这个举措引发舆论界的高度关注。

海外舆论普遍认为,中共一直以抗战“中流砥柱”自诩,却又乏善可陈,拿出不多少像样的抗日战绩来表彰,所以试图通过修改教材拉长抗战时期,以凸显从1931年“九一八事件”到1937年“七七事变”期间,中共领导下的东北游击队以及“东北抗日联军”的抗日贡献,从东北民众抗日的壮烈事迹中挖出些佐料“往自己脸上贴金”,以便制造中共“主导抗战”的假象。

那么,“九一八事变”后国民党政府为何没有马上对日宣战?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37年的“七七事变”这段时期内,究竟是哪些人在东北与日军作战?中共领导下的游击队和1933年后改编的“东北人民革命军” 以及1936年后成立的“东北抗日联军”在此期间究竟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呢?

“九一八事变”后究竟哪些武装力量在东北抗日

查询历史资料可知,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仅一个多月,中共即于11月7日在江西瑞金宣布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全国临时中央人民政府”,公开分裂中国。然而,这个趁著国难当头的时机建立起来的“政权”,公开提出的口号竟然是“武装保卫苏联”,而非保卫中国。

正是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时任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1932年1月2日发表演讲时,指陈仓促宣战的弊害,提出了“抗日必先剿匪,攘外必先安内,安内以攘外,剿匪以抗日”的主张。因此,“九一八事变”国民政府只是在长城一线采取了以防御为主的策略,同时在南方开始全面围剿匪害日烈的中共武装。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以后,当时身在北平治病的东北军主帅张学良听闻消息后,立即命令驻守北大营的一万多名东北军将士“不许抵抗,以免事态扩大”,同时电告南京国民政府“请国联调停干涉”。

但辽宁省警务处长黄显声等东北军的部分军警人员自发采取了抵抗日军的行动,之后又与辽南地区将民团和保安部队联合组成了“抗日义勇军”,在东北坚持抗击日军。

这支“抗日义勇军”曾经十一次攻打沈阳,六次攻打长春。曾经占领了十六个北满县城,给日军以重创,而当时一直在财力上和军事上支持“抗日义勇军”的,是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东北“抗日义勇军”人数最多时达30多万。

当时身为黑龙江省主席的马占山将军,为保卫哈尔滨在江桥坚持苦战了一周才败退。原东北军将领、依兰镇守使、二十四旅中将旅长李杜将军等也组织“抗日自卫军”,举起了抗日义旗。抗日名将谢文东加入“抗日自卫军”后,打击日寇战果卓著,却在1945年日本投降后,被苏联红军抓捕并交给中共,被中共以“土匪头子”的名义枪杀。

在此期间,东北地区一些自发组织起来的游击队,也联合“东北抗日义勇军”在长白山、三江平原、小兴安岭等地开展游击战。

为了掌控这些武装力量,在苏联的指令下,中共满洲省委派遣了杨靖宇、赵尚志、周保中等一批干部到东北游击队中发展中共的党组织。

当时,杨靖宇去了南满的磐石游击队;周保中去了吉东的王德泰部义勇军;李兆麟派往珠河中心县委组建游击队;赵尚志去了张甲洲的巴彦游击队;崔庸健前往吉东的宝清、虎林、饶河等地发展中共的党组织和组建游击队(后来的抗联7军);冯仲云作为满洲省委巡视员去汤原组建游击队。

东北抗日游击队在中共的引领下几乎全体覆灭

作者张正隆撰写的《雪冷血热》一书以翔实的资料,揭开了东北受中共控制的抗日游击队如何在中共的引领下险些全体覆灭的内幕。

1932年6月中共在上海召开“北方会议”(北方五省书记会议),作出了在东北“进行土地革命,打土豪分田地,成立工农红军,建立苏维埃政府”的决定。

同年7月上旬,“北方会议”结束不久,中共满洲省委派人到东北的游击队去传达省委指示,要求把反日战争和土地革命结合起来。但当时巴彦游击队的实际领导人赵尚志和张甲洲认为不能这样搞。他们认为省委不了解下边的情况,“巴彦这么多反日的大粮户,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一律打家伙呀?”但他们的据理力争无效,最后的结果是“个人意见可以充分表达,省委指示却是必须执行的。”

10月,中共满洲省委又派遣巡视员吴福海到巴彦游击队传达省委指示,首先把巴彦游击队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36军江北独立师,张甲洲为司令,赵尚志为第一政委,吴福海为第二政委,政委均为省委代表,并确立了“实行土地革命,创造苏维埃政权,武装保卫苏联”的宗旨。从此,东北的游击队就打起红军的旗帜,除了时不时跟日军打打游击,更多的却是与地方上的地主民间武装开战,“打土豪,分田地”。

本来之前游击队靠宣传反日救国,得到了地方上有钱有势大户们的鼎力支持。大粮户出粮出钱出马出枪,支援游击队打日本鬼子。现游击队执行中共的政策要“打土豪,分田地”,大户们当然就不干了,“说小鬼子欺负俺们,共产党、红军也不饶过俺们,没活路了!”于是,地主武装迅速从支持游击队的后盾转变成了游击队的“敌人”,而且这些地方武装与游击队发生武力冲突时都“打得很顽强”,游击队的战斗力遭到重创,处于几近覆灭的边缘。(未完待续)

(唐迪综编/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链接: 14年抗战真相:东北抗联是苏联任意驱使的棋子(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