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迷迷红尘路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念头是从哪里来的?种种念象:暗潮汹涌,翻江倒海,万马奔腾,迷迷糊糊,迷迷荡荡,痴痴迷迷的,令人误入迷途,沉迷不悟,甚至一叶迷山。人一天就有3万多个念头,其中70%是无意义的。佛家说一弹指间,会生出320兆个念头。怎么会生出那么多个念头?有那么多个我吗?

佛家说,念头是一种果报,常见念相:认影迷头,当局者迷,昏迷不醒。有谁能打破迷关,迷途知返?量子学家把物质分析到最后,好像就没了。物理学家把最小的物质,极微之微,探测到了:物质是念头的波动现象,一切物质都从念头产生。量子力学家提出“以心控物”的观点。一个念头就是一个宇宙。

测谎仪为什么能测出人的思维?每一个念硕,都是一种物质,举凡抽烟,喝酒,吸毒,赌博,易怒,忧郁,焦躁,打电动,猜忌,记仇……等等念头一出,就会招来相应的物质。例如出现抽烟念头,就同时出现了抽烟物质,每一种物质都是有灵性的,它会发出讯息,让人想抽烟,人一旦抽烟,就给了抽烟物质能量。

人体的结构,在微观上看是一个个粒子,如散沙,聚之成人形,物质也是同理。人抽烟抽得越多,抽烟物质就越壮大,最后甚至可大到,和本人一样身形的物质,如影随形(影子也是一种物质),就很难摆脱,其他念头也是如此。

越多个成形的念头物质,形成越多的我,它们混浆浆黏答答的,团团围绕着自己,人被污染著、干扰著,哪个才是我?真我在哪里?所以戒烟、戒酒、戒毒之难,就难在那些物质,如蛇紧紧缠身,反过来操纵人的思维,人还以为是自己想要的,成为自制的金箍咒,难以翻身。

正面念头:慈祥、善良、宽容、勤奋、助人、乐观、坚忍、爱运动……等念头,也会产生相同物质,产生正能量,累积成形,就能使免疫系统处在最佳的运作状能。在起念动心上,下工夫,也是不修道已在道中的修为。偶尔出现的念头,不久即散去,物质不足以成形。长期偏向某种思维念头,就成为“后天”的个性。“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啊!

负面念头产生多了,各种不善物质成形,弥漫自己的空间场,不但干扰免疫系统运作,更是让人迷魂夺魄。更多的人是正负念头相掺,激荡著高潮迭起,载浮载沉,缤纷的人生。

所以,想抽烟、吸毒、喝酒、打电动的是自己吗?在焦虑,抑郁,发狂,生气,强迫的是自己吗?很可能真正的本我都没动。万物之灵的人,却可怜的被微观物质操弄著,那也是人自己的选择。只有分清真我、假我,清理门户,觉悟,常保持清醒警觉,夺回自主权,摆脱负物质,找回上天给予的真我,超凡脱俗。

一位71岁的制造商,小时候家境贫困,放学都要放牛、下田工作,背上还轮流背着年幼弟妹,任他们在背上撒尿,尿水汗水交织著童年。历尽风霜,白手起家,已拥有国内外3家工厂。长者风范,事业有成了,仍照顾弟妹生活。也很会照顾员工,自己农场生产的有机米,免费供应员工。

人生70岁才开始,说的是什么的开始?经历了艰难困苦,飞黄腾达后,是云淡风清,还是云迷雾罩?一个不小心的念头溜进来,可能拖人坠入深渊。

商人因前列腺肥大,尿尿不顺,造成很大困扰。经多位家人亲友介绍,才愿意来看诊,来诊时都是专任司机接送。第一次针灸处理,尿尿感觉好像有好一点,很快就又不顺。只要针灸一次,没有立即看到效果,就嫌疗效慢。虽家人力劝慢性病不会治疗一次就好,不情愿的再来诊。商人说其实他的精神有好一点,但看诊要花时间。商人问我说吃药会不会快一点?

我开了处方后,商人立即请人送去检验,看看有没有掺西药?有没有重金属过量的问题?虽然检验结果正常,再开药时,商人还是送检。之后,我就不再开药了。看病总要有看病的诚恳和态度吧!针药本身是物质,也是有灵性,越对它猜疑,所产生的波动阻力,针药就越难发挥,对应起动的振动频率,念头与物质也会产生撞击波动的。

商人断断续续的,约治疗3个月,就没再见到人影。半年后,商人一天要挂急诊好几次,一下子吸不到气,一下子四肢无力,突然不敢独处,焦躁异常。医生诊为:恐慌症。家人被搞得鸡犬不宁,最后注射镇静定剂,插管喂食,整天昏沉沉的躺在床上,苟延残喘,被恐慌物质吞噬。什么叫人生的成功?要走到最后才知道。

另一位42岁外科医生,正值经验丰富,体力旺盛的精彩人生阶段。颇受医院及病人的敬重,成为名医。长久以来,长时间的在开刀房中度过,每天面对血肉模糊的场景。顶着病人沉重的压力,有时已尽力了,还是遭到患者家属的责难。患者抬进来,抬出去,有生有死。天生天杀,天之道也,医生奈何也?看尽人世间,生死离别场面之后,是了悟人生,还是引入迷途?

名医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常如洪水决堤,动不动就大发雷霆,摔东西,彻夜失眠,医生没有比重病人好过!经姊姊极力多次劝说,才愿意从北部来诊。名医身材高大,五官英俊,只是面色憔悴,苍老得像60岁老翁。陪伴来的娇妻,金枝玉叶,长得艳丽妩媚,那双美丽动人的眼睛,散发出白色的恐惧,有如惊弓之鸟。

针灸时,掀起名医的裤管和衣袖,惊讶的看见一块块咖啡色斑块,有的接近黑色,几乎快找不到一片净土,有些还溃烂。名医自嘲说,自己打镇定剂的后遗症,已打到没地方可打了。有一次名医很忙,请弟弟来拿药,弟弟站在柜台边,就不停嘀咕:“西医自己治不好,还跑来吃中药,真怪!怎会这样?搞什么鬼?”从此,不再见到名医身影。

名医的病情仍在恶化当中,最后因重度忧郁症,无法开刀,美丽的老婆也劳燕分飞。之后名医转行,改做医学美容,小手术,医术仍受到肯定。可是挥不去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因长期服重剂量镇定剂,引起心脏衰竭,肺积水,在49岁,正值壮年时挥别红尘,英年早逝!被抑郁物质吞噬淹没,又添加一例惨案。

每个人都有一个念头死角,自己走不出去,别人也走不进来,必须等待自己转弯转念,才有转机。有人却像刺猬一样,竖起尖刺,刺伤自己,也刺伤别人。

迷迷红尘路,谁能摆脱纷纷扰扰的念头?@

选自《六指医手——为无明点灯》/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六指医手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