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子的自白:我是怎麼一步步掏空老人錢包的(組圖)

【新唐人2019年03月12日訊】別不信,當今社會,有一半老年人買過保健品

一起來看一組數據!

保健協會最新的調查數據顯示:

超過65%的老年人使用過保健品。在保健品獲得渠道中,有近66%的老年人因公司推銷、廣告宣傳而購買保健品。

我國每年保健品的銷售額約2000億元,其中老年人消費佔了50%以上。

一個騙子的自述,下面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騙子:我是怎麼掏空老人錢包的!

第一步:洗腦

我從一個大學生被「洗腦」後變成騙子,再去給老人「洗腦」行騙。

畢業後,我來到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後來我才知道其實就是保健品銷售。

與公司簽約後,我和同學們被安排參加了為期一週的封閉式培訓。培訓過後,我被送到一家已經開了6年以上的「養生館」去學習。在那裡,有購買保健品長達5年以上的老人。

那些長期購買保健品的老人內心很可能並不認可保健品,但沒有老人願意承認自己傻,「如果說不好,這不是打自己的臉麼?」

我被公司洗了一遍腦,再被這些「固執」的老人洗了一遍腦,對保健品的神奇療效幾乎深信不疑。

保健品銷售員要發傳單、拉人進店、團購、送禮品……,每次開會,會議記錄上都有流程。

第二步:拓荒

研究老人,取信老人,用養生專家套路老人!

沒多久,我和幾位同事被派到一家新的「養生館」,「養生館」挑在了一個老小區,這裡老年人多。

我們每天早上吆喝著拉老人來店中測血壓,用很和善的語氣和老人談,老人是不會抗拒的。公司有專人培訓保健品銷售員,有一套理論和知識體系,這些是必須背會的。

保健品不能說保健品,會說「保健食品」,加上這個「食」字後,老人容易會對此放下戒備心!

聊天還是為了「篩選客戶」。老人有沒有錢,有多少錢,是不是自己管錢,都直接關係到他們能不能買得起保健品,買得起哪個價位段的保健品。

「養生館」時常組織「養生會議」,用雞蛋、大米以及「生態養生杯」這些生活用品吸引老人參加。只要讓老人覺得「這個杯子非常好,來了就免費給你」。

為了研究顧客,我們每天晚上6點閉館就會召開長達5個小時的會議,四五個人琢磨一個老人,專門針對他們的性格、家庭以及收入狀況進行分析,並且制定第二天的計劃。

計劃內容包括確定和老人下一步的聊天話題,有時候會細緻到,見面第一句話和老人說什麼,老人作出不同情況的回應後,又該如何應答。

最重要的是,我們會請一些所謂的「養生專家」,其實就是幫助我們忽悠老人的騙子,他可能什麼醫療健康知識都不懂。

為了賣出產品,我們會製造「飢餓營銷」以及「優惠大促銷」的假象,購買時我們要老人數貨、驗貨,並且勸老人當場吃下。甚至陪同老人去銀行取款,當場完成交易。老人礙於情面,最後也不會拒絕。

第三步:開騙

利用老人的同情心和「養生專家」,開騙!

我們一般不叫他們爺爺奶奶,叫叔叔阿姨。因為這樣顯得他們更年輕;

我騙過金額最大的老人是倪阿姨,82歲,老伴已經去世,兒女都在外地工作,每月退休金有2000多塊。

倪阿姨:我家庭條件真的不好,每個月退休金才2000多塊,你這保健品動不動就四五千上萬塊,我根本買不起啊!

我:你來了我們店裡,買不買是您的事,但講不講是我的事。不然公司給我們開工資,我拿著不安心。

倪阿姨:你每月工資多少啊?

我:我們每個月底薪是1800元,還會有提成。

倪阿姨:那是不是我買了你的產品,你就會有提成?

我:是的,一大盒保健品一般提成是200塊。

倪阿姨:小夥子出來工作真不容易,你講講你們的產品吧,我好好聽一聽……

後來在一次「養生講座」後,我安排倪阿姨和「養生專家」展開問診,當時房間裡只有我們三個人,「養生專家」非常準確地「診斷」了倪阿姨的病情。

我不斷問「養生專家」,「納豆」對倪阿姨身體是否會有好處。「養生專家」在肯定好處後,我還不斷向他「爭取」優惠。在我的「軟磨硬泡」下「專家」最終鬆了口,答應把價值8000多元的一大盒「納豆」以及一系列贈品打折賣給倪阿姨。

在問診的前一天,我早就給「養生專家」介紹了倪阿姨的病情,這場問診更像是事先導演好的「雙簧」,所謂的「優惠」也只是我們演戲的產物。

倪阿姨後來還買了價值12000多元的保健品,在一個半月的時間裡,花了2萬多,我拿到了1600多元提成。

一大批老人正被「洗劫」。其實,保健品騙人招數大同小異,主要手段是「會銷」。

會銷,就是以開會、講座等名義把人召集在一起。不少老年人經常接到這樣的邀請去聽講座,買回一些號稱有奇效的保健食品或者床墊、枕頭等保健產品。這些產品動輒幾千上萬元,等到老人們發現產品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效果,卻是投訴無門,最後只能吃啞巴虧。

75歲老人的「防騙日記」

「我想揭露楊家坪附近保健品推銷騙局……」近日,76歲的鄭強(化名)打進了新聞熱線,希望曝光保健品推銷騙局。

一年多來,鄭大爺臥底寫了5萬多字的「防騙日記」。

鄭大爺退伍後到重慶建設廠當工人,還幹過幾年內刊特約記者。「正因為我做過記者,對寫文章很熱衷。」

他說,去年1月初,偶然得知一位老友在參加保健品推銷講座,一直有買保健品的習慣,從數千元的骨密粉到上萬元的營養液,甚至有的保健品號稱能治療腫瘤。

「生老病死是自然法則,哪有這麼神奇的保健品嘛!」

於是,他決定親自去參加保健品推銷講座,看看到底有什麼魔力,讓老人們如此無法自拔甘願被騙。

一次友人被騙,讓鄭大爺決心揭露保健品推銷騙局。去年1月7日,鄭大爺在友人陪同下,第一次在楊家坪楊馨大酒店參加了所謂的健康知識講座。

「說是健康知識講座,實際到最後就是推銷保健品。」鄭大爺說,在去之前,他就決定,要把當天講座的內容用日記寫下來。

鄭大爺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日記本,記錄了他這一年參加的各種保健品推銷講座。日記本上密密麻麻寫著講座場景,還用紅色筆重點突出了其中的騙術。

在1月7日第一次參加講座的日記上,鄭大爺提筆便寫了這樣一句話:「上午參會,我堅定只了解知識,健康事宜,絕不上當受騙。」

他告訴記者,一年多來參加了數百場保健品講座,從來沒買過任何保健品。

鄭大爺說,拿小禮品吸引老年人免費領取是保健品推銷的慣用手段,只要有免費禮品,老年人就會越聚越多。

並且,這類講座通常採用「短平快」的節奏,開完這場講座,立即換地方繼續下一場,連續超過半個月的算作「馬拉松式講座」。

「上當受騙和文化程度沒關係,有的老人還是教授級別,都來參加講座,反而是條件越好的,越害怕生病。」鄭大爺說。

談到這一年多的「臥底」,鄭大爺感慨道,正因為自己也是一個老人,能體會對生病死亡的恐懼。如今他站出來,是因為看過太多被騙後的慘痛教訓,有為老年人說話的衝動。

從去年1月7日開始,鄭大爺通過厚厚的日記本,也悟出一些老人參加活動的心理狀態。

第一、期望心理,總希望保健品能治好身體上的疾病,甚至心臟病癌症等;

第二、恐懼心理,絕大多數參加活動的老人都有身體疾病,害怕疾病加重甚至死亡;

第三、從眾心理,鄭大爺參加的每場講座少則幾十人,多則三四百人,總有人會後去買藥,看到別人買,自己也買來試試。

那些所謂的保健品推銷的套路,這一年來,鄭大爺沒少體驗。「翻看日記本,每一場都是騙局,不少非正規保健品的營銷員,都有一套慣用的『坑老』套路。」

坑「老」套路

1、打親情牌跟老人套近乎

「用得最多的就是打親情牌,那些推銷員最擅長這招,叔叔阿姨叫得甜得很。」鄭大爺說,有次在直港大道參加一個講座,進門就有人端茶遞水,女推銷員一開始就哭訴自己的不幸遭遇,聲稱父母得了重病癱瘓了,吃了他們的骨蜜粉,神奇地康復還能順利走路,連哭帶推銷,讓老人們感動不已,有人現場掏錢買藥。

如果這招不靈,推銷員還會撲通一跪,喊大家「老爸老媽」,好多老人會被現場氣氛所感動。

還有推銷員為了套近乎,採用死纏爛打的方法,鄭大爺就深有體會,推銷員每天一個關心電話,偶爾見到了送點水果:「比伺候親爸親媽還熱情,說到底,就是套老人近乎騙錢唄。」

2、免費小禮品利誘老人

另一招管用手法免費送小禮品利誘老人。「這招會貫穿整個講座,從最開始免費參加到最後都用一些免費小禮品誘惑老人。」有次在楊家坪重百大樓裡有個講座,第一天參加免費領雞蛋,第二天麵條,第三天食用油,多天下來,就會有人被套進去。

鄭大爺家裡放有一些參加講座免費領取的禮品,例如麵條、雞蛋、食用油、蛋白粉、刀具等。有的講座還會登記老人曾經的職業、收入情況、有什麼病史,都記得清清楚楚,完了會有針對性地引誘老人買保健品。

3、冒充專家名醫騙老人

冒充「專家」、「名醫」騙老人也是慣用伎倆。鄭大爺曾參加一個「名醫」賣風濕心臟病膠囊,還號稱是祖傳藥方,但當有人問一些風濕病常識,「名醫」卻支支吾吾答不上來。「還有『專家』吹噓能治高血壓冠心病,甚至能治腫瘤,一聽就是假的。」鄭大爺說。

去年9月,鄭大爺的日記裡就記錄了一場講座,號稱貴州一醫藥公司的金釵石斛,百年難遇的「稀缺資源」,原價699元一瓶。「後來我查了查,根本沒這回事,騙人的把戲。」

4、放視頻圖片恐嚇老人

恐嚇也是推銷員們常用套路。「有次推銷員賣一種冠心病保健品,講著講著開始在大屏幕上放一些殯儀館的視頻,還有醫院裡病人的慘狀圖片,老人們見到這場面,很快就被嚇住了。」

去年10月,有次推銷眼部藥品的講座,鄭大爺剛一坐下來就被要求檢查眼部,不到一分鐘,所謂的「醫生」就斷定他有白內障,並威脅說會失明。「一聽就是胡說八道。」

真相:保健品不可能治病

時下的許多保健品,宣稱針對老年人腰腿疼、內分泌失調、睡眠不好等常見病症,吹得天花亂墜。

專家說,保健品的本質就是一種食品而已,它是不可能治病的!想要健康長壽還得靠自己!

不要再上當受騙了!

──轉自《看中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