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11月08日讯】继十九大期间爆出中国经济隐藏大范围债务违约风险之后,中共央行行长周小川日前又撰文说,中国金融正处在风险易发高发期。即将退休的周小川为什么一再对中国经济发出警告。我们来听听专家的分析。

11月4号,中共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发表文章说,中国金融正处在风险易发高发期,金融风险归为三类,第一类是宏观层面的金融高杠杆率和流动性风险,第二类是微观层面的金融机构信用风险,第三类是跨市场跨业态跨区域的影子银行和违法犯罪风险, 少数金融“大鳄”与握有审批权、监管权的“内鬼”合谋等。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认为,周小川在退休前,讲出中国金融面临的实际情况,说明情况非常严峻。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中共官员在下台之前和下台之后往往没那么多顾忌,敢于把现在的现状揭示出来,还有一个可能他要摆脱干系,虽然是在我任期上发生的,但是我现在也警告你们了,给自己撇清。”

滥发货币被认为是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多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长一直靠货币投入拉动,不过效果却不断减弱。

据中共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披露, 2007年中国靠投入3.5元产出1块钱的GDP,到2015年,要投入6.7元才能产出1块钱的GDP。

而另一方面,货币充斥于金融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又推动了房地产、股票等资产价格的迅速上涨。

徐忠认为, 这些都增加了金融体系的脆弱性。

周小川的文章也承认高杠杆是金融风险的主要原因,文章说,2016年末,中国宏观杠杆率为247%,其中企业部门杠杆率达到165%,高于国际警戒线,部分国有企业债务风险突出,一些地方政府也以各类方式加杠杆。2015年的股灾,以及一些城市出现房地产价格泡沫化,就与各种加杠杆直接相关。

谢田认为,中共用杠杆一词实际上对老百姓有蒙蔽意向。

谢田:“老百姓很多人也不知道什么叫杠杆化,实际上是债务过重,现在债务过重也催生了房地产泡沫和资产价格泡沫,债务过重的原因就是央行滥发钞票,这些都和央行的货币政策和贷款政策有关,周小川肯定是有他的干系的。”

去年2月底,周小川在接受采访时,声称住房贷款应该有大力发展的空间,可以降低首付比例,引发中国房屋价格暴涨,中国房价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去年10月北京当局在出台史上最严调控政策后,年底开始,一直把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和控杠杆作为第一要务。

中共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说,中国金融机构杠杆率和房地产市场以及居民的杠杆率,与美国金融危机前相似,李扬说,千风险、万风险,杠杆率高是第一风险。

浙江大学商学研究院院长李志文:“这个问题叫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是中国共产党的天然病,中国共产党到了非得做体制改变不可。”

据新华社11月6号报导,为了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北京准备探索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以及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的所谓双支柱调控框架。

不过谢田和李志文都表示,如果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这些修修补补无法改变金融风险随时爆发的现状。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周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