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市委副书记景俊海升任吉林代省长,这位仁兄最大的标签不是能力,而是他的习近平正牌老乡身份。两人都是陕西渭南人,习在富平县,景在白水县。地理上的高度靠近,也让景俊海的晋升给看客增添了几分联想空间。

无独有偶,习的对头阵营中,也有一对陕西老乡——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前联参部参谋长房峰辉。郭是陕西礼泉县人,房是陕西彬县人,礼泉县和彬县隶属咸阳市,所以这两名军委成员是很“贴近”的邻居。结果呢,老郭判了无期,老房被免职后不知所终。

还有关系更近的。习阵营这边是近期调任证监会副主席的阎庆民。他曾在王岐山手下办事,与老王都是山西大同市天镇人。尽管两人在央行任职时级别还差得挺远,但是,阎庆民被调到金融整顿的重头部门并非偶然。在中国,这层关系你懂的。

而在江泽民派系这边,也有一个例子。徐才厚与于永波,两任总政治部主任,都是辽宁大连瓦房店人,这个怎么会是巧合呢?个中意味,大家也是“鸡吃放光虫”——心知肚明。

在多数时候,中共官员中的乡党是籍贯地与任职地相互影响形成的。比如男版曾庆红(江西吉安市人)和女版曾庆红(江西赣州市兴国县人),后者曾做过吉安市市长,这个就自然造成了与前者的更多关联。所以当后者传闻被查后,两位名字相同的大人物被串起来说,就是很自然的事情。

但是乡党未必就是正相关的,也有负相关的,或者是先正后负的。毛泽东与刘少奇都是湖南老乡,刘一度是毛的接班人,备受重用,最后刘却惨死在毛的手下。邓小平与杨尚昆是四川老乡,邓文革后复出,杨是邓的左膀右臂,但是在曾庆红等的离间下,杨最终被邓革职,黯然下野。

往更大了说,还有一个在当今中国政界影响最大的乡党——以江泽民为帮主的上海帮。

这个上海帮内的人祖籍未必就在现在的上海地界,而是外伸到上海周边的江浙地带,甚而是发迹于上海、与正宗上海帮有一腿的都算,所以也可称之为“泛上海帮”。比如三任上海市长陈良宇、韩正、杨雄,都是典型的籍贯浙江的上海帮成员。

如把习家军与江的上海帮比较,在十八大之初,两者力量对比非常悬殊,但现在却出现明显的“江消习长”现象。

习近平虽然在闽浙任职20多年,但并没有培植什么地方势力,十七大进京任政治局常委后,习也是“韬光养晦”,孤身行事。而江泽民在上海任职期间,就早已朋党暗聚,借“六四事件”一步登顶后,江分步把上海帮的人“空运”到北京,占据要津。加上曾庆红在京城的人脉,上海帮在江上台后,势力更是飞速膨胀。

在江的势力盘踞北京23年后,习近平才正式从胡锦涛手中接过大印。此后习江阵营围绕最高权力掀起的血雨腥风中,习才开始着手培植包括陕系在内的各路人马。

其实,乡党也有正负之分的。如用之鱼肉乡里、迫害良善,就成了恶乡党,这必然会成为老天惩戒的对象。如今上海帮的衰落,陕系的上升,无非是逆顺上天之道带来的对应结果。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