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3月27日讯】中共第一代党魁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在其著作《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一书中,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中共高层阴暗内幕。其中提及有关于毛泽东患有迫害妄想症,老怀疑有人下毒要加害他,让身边女友们轮番陪。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记述,1965年11月底,李志绥参加中共四清工作队来到江西三个月后,北京打电话来叫汪东兴回去开紧急会议。大家估计汪东兴用不了几天就可以回来。

12月底,汪东兴才回来。他对李志绥说:“没有想到我去这么久吧?”他没去北京,而是去杭州会毛泽东。

中央决定撤销杨尚昆中央办公厅主任职务,让汪接任中央办公厅主任和仍握有实权的中央警卫局局长。

汪对李志绥说:“我说我不行,让陈伯达做,主席说他不行。我又提出让胡乔木做主任,我做副的。主席说胡乔木有书呆子气,仍叫我做。”

这时中共又一次大规模、最高层的政治动荡即将来临,汪东兴郁郁寡欢。他赶回江西不只是因为四清工作未做完,也是为了躲避这场政治风暴。他觉得只要待在乡下,就不会闹到头上来。

毛一向就不信任彭真。毛曾对李志绥说过,康生告彭有“反毛倾向”。彭真说:“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是红旗还是灰旗,还是白旗(指是革命还是反革命)?有待证明。”

陆定一是宣传部部长,负责全国文艺。在毛的授意下,江青和柯庆施对文艺界展开点名批判,陆自是首当其冲。

罗瑞卿在建军问题上反对林彪──于是被说成反对毛。

1964年在北京西郊明十三陵,毛及其他中共领导检阅北京部队和济南部队的军事训练汇报表演,罗当时推行群众性练兵运动,但林彪反对。

表演项目中,有一个排徒手攀援四五层高楼,没有任何装备。毛当时讲:“我们目前还没有现代化装备,这种训练很实用。”

罗急于推行中共军备现代化,公开鄙视林彪和毛泽东提倡的“小米加步枪”理论,毛很不高兴。毛有次对李志绥说:“罗瑞卿那么大的个子白浪费衣服料子。”

11月底,毛在杭州时,叶群向毛报告罗瑞卿反林彪提出的“突出政治”(即搞“思想”,不搞“军事”)。

毛批示:“那些不相信突出政治,对突出政治表示阳奉阴违,自己另外散布一套折中主义(即机会主义)的人们,大家应当有所警惕。”

后来叶群又指使空军政委吴法宪“揭发”罗瑞卿说:“罗原本就不赞成林彪接任彭德怀,现在又想逼林交权退位。”

罗在1965年12月中旬被撤销了军队方面的领导职务。1966年元旦放假,李志绥和吴旭君冒着细雨,走到汪所在的后田村去庆祝元旦。

他们走进厨房时,大家正在和面、剁肉准备包饺子。饺子全包好时,上饶专区公安处张镇和处长坐着一辆吉普车来了,进门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大家开玩笑说:“赶着来吃饺子,也用不着这么急啊。”

张镇和说:毛在南昌生病了,要李大夫和吴护士长立刻去。这里开车去南昌,最快也要十一、二个小时。

毛泽东怀疑被下毒 让女友们轮番陪

李志绥行李都来不及拿,饺子也没吃就和汪等一起赶去武昌毛住的滨江招待所。毛的几位女友:护士刘、两位女机要员和列车员张玉凤也在。

服务员周福明对李志绥说,12月26日毛过72岁生日,下午吃饭时喝了点酒,饭后几位女友陪着到赣江边散步,风很大。毛敞着怀,受了风。一年前,毛发现张玉凤和另外一组一位人员来往,于是嚷得一塌糊涂。当天,毛和张玉凤又为此旧事大吵一顿。

当天夜里毛咳嗽多了,开始发烧。毛不愿找江西医生看,才决定叫李志绥和吴旭君去南昌。毛对李志绥说:“已有好几天了,没有挺过去,只好请你回来,没有办法。”李志绥仍是毛唯一信任的医生。

毛的感冒已转成急性支气管炎。李志绥提出肌肉注射抗生素,毛同意了。第二天毛已退烧,咳嗽还厉害。毛叫汪东兴回去搞四清,李志绥和吴旭君留下。

毛的女友们轮番陪毛,李志绥很难找到空闲去看看毛。周福明也通常将从厨房拿来的饭或茶交给毛女友之一端进去侍候毛。

李志绥到武昌后,发现毛服用的安眠药量已超过以往用量的十倍,是常人的致死量。自从政局紧张后,毛的安眠药药量逐渐加大。毛的失眠和政治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有天半夜李志绥去见毛说:“这个时期,你安眠药吃得太多了,已经超过以往用量的十倍。这对身体不好。”毛说:“那么怎么办呢?”

李志绥建议:“我们给你重新调整药量。”“我准备用一些葡萄糖装在外形相同的胶囊内。这样真假夹杂服用,可以减下安眠药量。”

毛说:“那好,你去准备,向护士长和护士交待清楚。”李志绥刚要退出去,毛又说:“我看这里有毒,不能再住下去了。告诉张耀词,立刻去武汉。”

李志绥多年前在成都便意识到毛似乎有被迫害妄想症,他那时怀疑游泳池被下了毒。毛在南昌生病,他怀疑是在招待所被下了毒。在李志绥看来所谓的毒,是中共高层间的明争暗斗。

毛泽东死前已经精神变态

中共中央警卫团(8341部队)首任团长张耀祠少将,曾在《回忆毛泽东》一书忆述,毛死前已经精神变态

书中说,1971年9月13日,林彪事件发生后,毛泽东常失眠、饭量减少、常常在梦中呼叫,叫张耀祠快来、东兴人在哪里。毛还变得狂躁、发怒、猜疑、恐惧,常问张耀祠、问张玉凤,要他们放开讲、要讲真话、讲心里话。

毛生病康复后,还曾让汪东兴给他搞两支手枪,一支放在床边,一支放在书房沙发边,说要保卫自己,要自卫。汪东兴向周恩来作了请示。周指示:“要照办,但子弹不能给,要加倍小心主席的情绪。”

汪东兴差不多一、二星期就要叮嘱张耀祠和张玉凤说:“你们在毛泽东身边,毛发怒骂人、摔东西、撕文件,要牢记:一、不能还嘴,二、人不能离开,三、不能劝阻。老人家发一阵、骂一阵、摔一堆,就没事了。”

1976年4月中旬以后,毛泽东病情加重,要汪东兴增加警卫、重型武器布防,还要陈锡联加强防空,防备苏联社会主义帝国飞机袭击。

同年6月7日,毛对毛远新、张玉凤说:“我在世的时间不多了。对文化大革命,对江青,对一批干部的怨债,这三件事要搞反攻倒算。全国都有批斗毛,死后还要鞭尸。火化,火化,不留死尸。”

(责任编辑:古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