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14日讯】江苏法院最近审理一起案件,被告人王某因沉迷网络直播,竟盗取公司930万元人民币,打赏网络女主播。事后,警方调查发现,王某已婚,一家三口与父母一起居住在丹阳,家庭条件一般,属于“贫二代”。

6月14日陆媒报导,2017年2月中旬,江苏镇江国信嘉源房地产公司报案,称该公司29岁的会计王某突然失联,经过账目核查,公司怀疑他侵吞了数百万元的公款。

王某的家人和朋友也都不知道他的下落,就在警察侦查时,王某的手机突然开机了,他打电话给公司说,想投案自首。

报导说,失联期间王某跑到了上海,去见了国内一家斗鱼直播平台的女主播,平台名叫余某某,跟余某某见完面之后,他说回镇江。实际上他是在上海的一家宾馆开了一个房间,进行割腕自杀。

没有勇气自杀的王某回到了镇江,他对自己侵占公司高额资金的事实供认不讳。经查实,王某挪用国信嘉源房产公司的公款达930万元。

警方调查发现,王某已结婚,一家三口与父母一起居住在丹阳,家庭条件一般,属于“贫二代”,但他盗取公司的高额资金并没有用于自己的家庭,而是打赏了女主播。

据王某交待,2015年底,王某在镇江市某房地产公司担任会计时,疯狂挪用公款在直播间打赏,曾一次性打赏200个女主播,个别女主播最多被打赏超过160万元。

随着不断的“砸钱”,他与个别女主播迅速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为了把自己包装成“富二代”,他的约会地点也经常选在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

王某说,他自从接触了网络直播平台后,就很喜欢看直播。因为自己每月的工资也就3000多元,维持家庭生活比较拮据,所以很少打赏。因此女主播们对他不屑一顾,王某觉得受到了冷落,为了挽回面子,他开始挪用公款进行打赏。

由于王某打赏“一掷千金”,大家都以为他是富二代,不断有女主播和网友吹捧他,他的虚荣心也不断在吹捧中膨胀,为了维持在直播平台“众星捧月”的感觉,王某不断充值给女主播送高价格的“礼物”,因此好几个女主播主动与他结交。

王某以出差为借口,每周都会到上海与女主播幽会,挥霍盗取来的公款,事情败露后,因为还不上公司的钱,王某准备割腕自杀,但又没有勇气自杀。

2018年5月,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判处王某有期徒刑7年,没收财产20万元,责令被告人退还所有侵占公司的款项。

据悉,大陆现在的直播行业异常火爆,漂亮、嘴甜的女主播只需要一部手机就可以直播,一些“土豪”面对这些主播时,常常“豪掷千金”。

贪官也迷恋网络打赏网络主播

因迷恋网络打赏网络主播而贪污的也不乏中共官员和公职人员。据官媒披露中共官员迷恋网络游戏等腐败案例:有官员花费1,500万,贪腐近700万;有女会计挪用逾百万公款打赏网络男主播。

如,上海一公司的女出纳因挪用千万元公款被捕,其挪用公款大部分用来打赏女主播

常州市武进区城管局户外广告管理科原科长丁鑫嗜好网络游戏。3年里,他在网络游戏上花费1,500万元,其中贪污、索贿近700万元。

南京市六合区雄州街道经管站原副站长朱成宏沉迷网络游戏,先后注册了12个游戏账户,其中一个账户挥霍近20万元,购买游戏装备更是一掷千金。

朱成宏几乎每周都要坐飞机到全国各地与网友交流游戏心得。外地网友上门来交流游戏经验,他就包揽对方全部食宿、差旅费。6年里,朱成宏为此挪用公款260余万元。

苏州某卫生院原女会计倪某喜欢网络游戏和直播,经常给男主播打赏。她挪用公款164万多元,大部分用于给帅气的直播男主播打赏,一部分用于网络游戏和购物

中共前重庆书记孙政才落马后被揭沉迷游戏王者荣耀,曾多次在工作会议开始前沉迷游戏,“一局不结束不下车”,车外十多个人等著。

儿童也疯狂打赏网络主播

除了大陆的成年人喜欢在网络上“打赏”之外,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儿童“疯狂”打赏主播。

去年6月,河南苗先生到了肝腹水晚期,一个月药费近万元人民币。但其13岁的儿子却因迷恋网络直播,把老爸2.4万元人民币的救命钱,打赏给了一名教舞的主播。

同年5月,长沙一名12岁女童使用腾讯旗下的“全民K歌”软件,3小时刷爆了父母信用卡,“打赏”3万元给粉丝;同期,福州11岁的女童使用同款软件,5个月内花费4万余元购买礼物,打赏主播;

2016年12月,上海一名13岁女童偷用妈妈的手机,打赏给网络男主播25万元;同年10月7日至11月27日,一名14岁男孩打赏5名游戏主播为他代玩手机游戏“酷跑”,花了3.77万元⋯⋯

北京一名小学老师对大纪元记者分析说,现在的儿童,或许由于精神的空虚、学习的压力、教育的缺失等原因,让孩子更享受虚拟空间的快乐,这是他们逃避现实、借虚拟世界宣泄的一种方法。

她回忆说,以前的孩子听着《说岳全传》、想着街上手艺人捏的泥人、看着皮影戏、骑着“竹马”与大院的朋友们疯跑⋯⋯那时的孩子很少有抑郁症、青春期叛逆,虽然穷得叮当响,但是快乐的童年是现代孩子难以享受到的。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方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