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7月10日讯】“我吃了3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这是大陆近日上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里的台词。在中国大陆有许多人因为治病倾家荡产,负债累累,人们称之为中国式破产

对于很多中国家庭来说,一场大病可能就使一个家庭破产,打回最底层。

给自己买寿衣的女孩

6月20日,大陆一个给自己买寿衣的14岁女孩小周,占据了各大媒体微博头条。

小周生在一个普通家庭,她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治病这些年,家底已被掏空,还欠了许多钱。近期她的病情加重,急需造血干细胞移植,但60万人民币的手术费,让小周想到放弃。

她从医院偷跑出去,买了寿衣“我要是死了的话,我爸就不用这样为我奔波操劳了。”

小周这样的家庭,是无数中国普通家庭的缩影。他们温饱无虞,或许还有些积蓄。可是,一场病,就能把他们拉下深渊。

为省钱救孙子 患病爷爷自杀

2015年6月底,家住北京大兴区的6岁男孩凡圣,被医院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从那以后便一直住院治疗。前后5个月时间,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已经为治病支出了90多万元,其中近70万是爷爷和爸爸妈妈四处借来的。

在凡圣患病后,凡圣爷爷在原本身患糖尿病十多年的情况下,又患上了抑郁症。为了省钱给孙子看病,凡圣爷爷拒绝花钱治疗自己的病。

8月23日凌晨,凡圣爷爷在大兴区自家小区的花园里上吊自杀。

“我死了以后,我的钱都是留给孙子看病用的,你们谁也别抢。”凡圣爷爷自杀前叮嘱家人。

一场流感点燃中产阶层焦虑

今年2月,《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一文横扫朋友圈,引起广泛的共鸣和传播。

这篇文章作者是“李可”,南方人,北京公司高管,同东北人妻子岳父母住一起。有车有房有投资,还有几十万流动资金。

他的岳父患了流感,在ICU住了三周。文章写道,“ICU的费用,大概每日8000-20000元”,“上人工肺后,开机费6万元,随后每天2万元起。”“如果在ICU要呆很长时间,只能卖掉北京的房子。”

最后,老人在ICU撑了20几天,还是去世了。

该文引燃了大陆中产群体的焦虑,因为一场流感,这家人已经考虑卖房了,谁又敢说自己永远碰不上大病?在“一场大病,就能消灭一个中产家庭”的下坠焦虑里,人们活的毫无安全感。

文章无情地告诉人们:中产和无产之间、小康和赤贫之间,不过只隔着一场病。

天价进口药

而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在创下高票房的纪录的同时,也道尽了大陆“看病贵、药价更贵”的社会医疗乱象

影片讲述一个“药贩子”为了赚钱,到印度买回低价仿版药,他的药救了很多白血病人的命,可是他却因违法被判入狱。影片一上映,就获得好评,触动了许多中国人的心灵。

剧情让人们开始反思,白血病用的药,在美国的售价只有大陆的一半,在其它发达国家的售价也都比大陆低,为什么在大陆会卖到天价?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政府为了自己的产业,对一些特效药,国外便宜的特效药不让进入中国市场,或者是大幅提高关税,抬高药价。

陕西某药厂医药代表邹先生表示,电影“最起码能让部分人清醒一些,看看中国目前的现状,到底是不是所宣传的那样,我们的国真的很厉害?普通老百姓现在真的很幸福?其实真的关注底层的时候,底层老百姓几乎所有的这些苦难,其实是由政策造成的,而这些制订政策的人,都是属于利益集团的人。”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