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中美贸易战为开端的【中美对峙】将成为新的世界格局,这个分析和预测在前一篇文章中已经有初步的论述。(以中美贸易争端为中心展开的〝中美对峙〞对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影响http://www.ntdtv.com/xtr/gb/2018/11/16/a1399572.html … … … …)。在此,我们将进一步分析【中美全面对峙】的新冷战的必然性及其对以美国为主导的文明世界的挑战。

文章概要:
对中共的残酷、邪恶和反人类的揭露和批判已经很多。然而对中共政权的崛起和扩张本性还需要从意识形态与极权主义相结合的角度进一步分析,特别需要揭示近20年来中共对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社会的渗透、伤害和威胁,以加深理解【中美全面对峙】的全部意义。我们的分析是:中共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新冷战早已经秘密开始,美国迟来的觉醒与反击正是对中共新冷战的回应,双方没有退路。未来这场新冷战必将成为新的世界格局。我们预测,不论在12月初阿根廷G20 峰会上川习是否达成协议,达成什么样的协议,都不会改变这场不可避免的,已经开始的中美全面对峙。同时我们希望,那些仍然对中共抱有同情,幻想和有利益关系的某些华尔街集团等,深刻认识中共政权的本性及其威胁, 抛弃幻想和绥靖,由此对民主世界的安危,对世界和平发展,对中国民主化进程都尤为重要。最后,中国人该怎样借助国际局势契机,在各个战场,与中共暴政决战!

深刻理解共产极权专制政权的本质、崛起及其被忽视的现实

有人经常把共产专制政权与法西斯相比较,好像最坏不过法西斯。其实共产极权主义及其政体比法西斯极权主义政体更为可怕。后者虽然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然而它出现的历史时期最为短暂,并且由于西方世界对其极大的警惕,这个极权政体在二次大战后就走向绝迹。而西方对共产极权专制主义的认识在前苏联解体后却走入歧途:他们忽视了共产党势力对外扩张、渗透和颠覆的必然性,倡导与其合作,导致被渗透和侵害。其原因是复杂的。

世界上最早出现的极权主义是共产党极权主义,它与历史上所有的专制政权都不相同。这种党国极权主义,包括单一执政党、获得权力的途径完全是封闭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世界观、真理观和意识形态、用量体裁衣的宪法保障他们唯一的领导地位、对经济的国家控制、垄断大众媒体、实施政治恐怖、消灭私人空间、在冷战中对抗西方,极力推行世界革命。现阶段,世界革命的形式是隐秘新冷战。

“极权主义概念”在民主与专制对峙的冷战时期发挥了巨大的积极作用。它在意识形态上让极权主义统治者无处藏身,启发欧洲和美国等民主世界的民众与社会对他们的警惕、对抗专制共产党势力的扩张、渗透和颠覆。最终导致前苏联共产极权的覆灭。

然而,在前苏联解体后,出现在理论上开始否定极权,宣传威权,不是反对专制,而是和解、共存,寄希望于演化。他们提出的所谓“为落后国家现代化提出另外一条路” ,不仅麻痹了国内民众对于维权人士,异议人士,追求民主人士的理解和支持,而且大大舒缓了共产党专制在国际社会的压力。

在实践上,西方不再把共产党看成对自己的威胁,不再警惕共产极权的危害,而看重的是中国的市场,劳动力,以及有毒工业加工地。于是就有了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和美中战略合作关系的确立。其结果是以经济发展为支撑的共产极权制度进入一个新阶段。这个新阶段的特点是:高举民族主义大旗的红色帝国崛起,这种崛起和党国中兴的“中国梦”相结合,重新回到个人独裁和马列毛原教旨主义,拒绝普世价值、严厉镇压异议声音。这个极权政体对内重复进行欺骗,仇恨,镇压和恐怖的循环,对外加紧对外扩张、渗透和试图颠覆民主制度。而后者因为隐藏进行而被西方世界长时间所忽视。 
 
中共一直视美国为天然死敌(天敌),请抛弃幻想,正面迎战!

虽然在历史上,美国多次帮助过中国,也多次对中共表示过好感和合作的愿望,(副总统彭斯在哈德逊智库的讲话也指出了这点),但中共却一直视美国为天然死敌(天敌)。为什么?这是由中共和美国对立的国家性质决定的。中共的极权政体性质和意识形态属性决定了它势必视美国这个最大的民主国家为敌人。这一点,在中共各个历史时期从未变过!一如当年斯大林的红色苏联对自由世界的挑战。

美国民主政体是包容各种思潮和党派的,也容忍共产党组织和共产主义思想在本国的存在,因此中共极权和共产意识形态统治下的中国不会是民主美国的敌人,除非中共主动侵害美国利益或者他国主权、本国人权。

而共产党国家及社会是一个由西方引入的世俗“类宗教化”的社会。共产党的完全意识形态化不过是一种世俗化的政教合一。这种一党专制的制度形式和意识形态上的专断,在公共甚至私人领域都不能容忍其他信仰、独立意志的存在,而崇尚自由的民主制度及其价值体系就成其为天然的敌人。这个天敌,就好比是羊群中的狼,它的威胁或许是潜在的,或许是现实的,或许是批着羊皮的。经济的全球化,使得这只崛起的狼的威胁从潜在变成了欺骗下的现实威胁。这种现实的威胁是以一种“新冷战”的形式出现。共产意识形态对人类社会的威胁从未断过。

新冷战的迷惑性加上美国传统,使得美国民众仍然视苏俄为威胁的观念根深蒂固,他们对中共的侵略性缺乏认识,没有把天敌从苏俄转向中共,这种近况,引起人们对中美对峙长期性战略的担忧。这种战略会因为谁做总统而改变吗?怎么才能唤醒和加深美国各界、美国人民对中共的认识,这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一个重要任务。请抛弃幻想,正面迎战!

在上篇文章中我们预测,中美这场民主必胜的零和博弈的路径是:贸易战是开端,(新)冷战是主导,热战是局部,高科技军事威慑是后盾,经济围堵和制裁是主要手段,诱使中共进入军备竞赛是拖垮其国力的策略。然而这条覆灭共产极权的生死之战要走得顺利,还需要美国人民深刻认清共产极权的性质,危害和威胁,理解中美两国本质上,性质上的敌对、对抗、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同时认清什么是新冷战,才能掌握应对模式。

中共早已开启对美国和西方世界“隐秘的新冷战”,而且 效果已经显现

“新冷战”不像传统冷战旗号明确、阵线分明、公开对抗。新冷战在外观上是不明确的甚至充满玫瑰色,其特点有:
在宣传上,中共用一套完整的欺骗性政治和外交术语、概念欺骗全世界。他们使用一套民族主义的蛊惑性语言反对美国霸权,不提意识形态。对内忽悠国内公众、对外动员“第三世界”追随者。他们在政治尊重、平等协商、国家安全、经济发展、文化多元等各个方面提出了所谓“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在这种狡猾、隐晦的“新冷战思维”下,运用中国经济已深深融入世界的特点,运用资本家要赚钱,政客要选票的机会影响美国和其他国家政治。而这在旧冷战年代绝难想像。新冷战中的冲突更为隐蔽、更技术化、更悄无声息、也更无孔不入,包括网络间谍、黑客攻击、治理模式输出、文化软实力渗透等等。让对方难以抓住把柄。

在现实操上,新冷战所说与所恰恰相反。中共在南中国海的疯狂填海造岛、拿下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主权、对非洲大陆的腐败开发和在拉丁美洲的迅速反美推进、对伊朗、朝鲜等国家的明暗支持,破坏贸易规则,偷窃知识产权,强迫技术转让,倾销产品,不公平补贴等等。真实动机和战略意图体现强权推动的新冷战,体现红色帝国勃勃上升的雄心和行动原则。体现“合纵连横”、“远交近攻”式的中国传统博弈思想和征伐逻辑。

新冷战“中国模式”对自由民主价值观和国际秩序的挑战。

中国模式利用、放大人性的弱点,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腐蚀人性、摧毁社会良知和法治秩序,严重挑战世界文明,因为它威胁当代人类文明建构中那些最根本的原则——良知、人权、自由、宪政民主和国际正义等等能否存续。

中国模式体现出来的“效率”被广泛认可,它甚至被想像为西方民主之外的另一种选择,同时迷惑美国年轻人对社会主义的认识陷入误区,抽查中有60%的年轻人赞成社会主义。

中国模式不讲前提的对外援助,是中共在外交领域攻城略地的重要方法,也是瓦解、颠覆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重要手段。一带一路对相关国家的债务绑架,主权侵害,腐败输出等等是一条有去无回的单行道。大外宣、软实力输出与抢占海外媒体市场成为中共外交领域的重大战略。

中国模式用精心包装的“文化”招牌推出孔子学院。用文化多样性抵御普世价值。其结果我们已经看到,中共对美国大学,学术机构,中文媒体,自媒体,华人各种组织的全面渗透。在这个进程中,西方自由的社会条件,是中共社会渗透的基础。狼被允许在羊群中觅食。

【中美全面对峙】:美国迟来的醒悟及其为民主价值而战的挑战

威尔逊总统在一战结束时提出一个重要的思想是“必须将民主政府向全世界普及”,这是实现人类集体安全的制度保障。为此,我们“必须摧毁任何地方的可能个别、秘密及独断独行地扰乱世界和平的专制强权,如果目前无法摧毁,至少也要压制它到近乎无能为力的地步”。前苏联共产极权的胜利完全符合威尔逊主义的理想。

然而,美国对中共帝国崛起及其内具的挑战性质,却表现得迟钝和误判。冷战的结束,美国政治家们就用不一样的眼光看待中苏,认为苏联才是共产主义的恶魔,中国是帮手。即便发生六四天安门屠城,在华尔街的压力下,美国很快与中国开始了买卖,希拉里·克林顿对中国的新定位是“非敌非友”,某种意义上,这反映了当时美国政治家面对这个新崛起陌生物的深度困惑。

直到2017年底,美国才在它的官方文件《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首次表述了对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号“战略对手”的担忧。这个报告承认,美国必须“重新思考过去20年的政策——这个制度基于这样一种假设:即与竞争对手的接触以及将其纳入国际机构和全球贸易,将使他们成为良性的参与者和可信赖的合作伙伴。在很大程度上,这个前提被证明是错误的”。“中国和俄罗斯正在挑战美国的实力、影响和利益,企图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中俄意图通过削弱经济自由和公平、扩展军队以及控制信息和数据来压制社会和扩大他们影响力”。

这种迟来的醒悟令人兴奋。然而这种醒悟却将美国价值与“美国优先”的现实主义战略结合在一起,是以半结果半意识形态为导向的战略,它没有揭示21世纪人类正在、或将要经历的“新丛林”时代的凶险:西方民主制度在自身遭遇问题的情况下,怎么面对以中共为首的共产极权的崛起以及世界多地区威权主义政权的起死回生、重新兴盛。人类民主化的大趋势不会改变,但局部的动荡甚至倒退有可能发生。我们必须正视民主遭遇的困境,同时对红色帝国的未来做出冷静分析。

中共对博弈之新冷战性质的刻意遮蔽,使得人们往往看不到这种争斗的复杂性、多面性和残酷性。本文的目的旨在指出和强调,面对新冷战,美国没有退路,唯有全面迎战!美国需要警惕二战之前英法绥靖退让导致的张伯伦陷阱 !

我们可否期望:这种不彻底的中美对峙战略是一个短时间的过渡调整期,是以贸易反击战取胜为先的策略,是期待全社会的转变和支持,也或许是在等待与中共的一场局部战争的转机。我们相信川普说的,他已经为G20 阿根廷的谈判准备了“一辈子”。我们敦促和相信,美国终于醒悟,不再为经济利益而漠视中共的人权侵害,不再以侥幸的心态忽视和回避中共这个文明世界的“天敌”。世界爱好自由民主的人们在不久的将来,能否看到自由灯塔的美国,将重新为那曾经令人心动的民主价值而战?!

我们怎么做

中共红色帝国的得势借助于这个世界提供的诸多偶然,它的衰败却植根于自身机体内部的原发病灶,只要这个机体不改变,病灶的扩展、癌化和死亡就是必然的。我们对人类的未来抱有信心。

中国民主化进程有赖于体制内出现新的开明力量并能和民间自由力量相结合。然而民主力量如此之薄弱,中国未来的历史尚在生成之中。致力于中国民主事业的人士怎么扩大民主力量?怎么运用中美全面对峙的契机,促使中共垮台,民主得以实现,任重而道远。大家需要各尽所能,寻找一切机会,以期达到“全民共振”,全民起义之效果。

民主化过程中,所有人的努力都是宝贵的,所有人都是不可或缺的力量。只要我们心中有枪, 就知道怎么与中共全面不合作,在每一个被侵权的事件上勇敢的维护自己的权利,同时支持他人的维权行动。中共最终会在每一个人所加的稻草下压垮!为自由中国,请大家行动起来,决战暴政,百折不挠!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