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心:西方节日商品背后中国人少为人知的苦难

--用生命撰写的求救信所揭示的

 

正值2019年圣诞节到来之际,西方国家沉浸在节日的喜悦当中之时,一则关于求救信的新闻占据了世界多个媒体的头条——英国伦敦一位6岁女孩在圣诞卡上发现了来自上海监狱奴工的求救信息。

据《星期日泰晤士报》报导,这张圣诞卡上写着:“我们是在中国上海青浦监狱里的外国囚犯。我们被强制劳动。请帮助我们,并通知人权组织。”这篇报导的记者韩飞龙(彼得‧汉弗莱,Peter Humphrey)得到这一消息后与青浦监狱前囚犯取得联系,证实了他们曾在狱中被迫从事组装和包装的生产活动。卡片的销售商英国乐购(TESCO)迅速发表声明表示立即暂停该公司在中国的供应商浙江云观印刷公司的生产,并对此展开调查。

这不是第一起中国囚犯通过销售到西方国家的产品曝光监狱奴工的事件。

2017年3月,亚利桑那女子瓦莱斯(Christel Wallace)在从沃尔玛购买的钱包里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用中文写着:“中国广西英山监狱囚犯每天工作十四小时,中午不得休息,晚上加班到十二点,谁做不完就挨打……饭菜没有油盐……每月老板给囚犯二千元加菜被警察吃完……犯人有病吃药要扣钱……在中国监狱不如美国的牛羊猪狗。”

2017年初,一位住在纽约州扬克斯(Yonkers)的女孩,在买来的杯子蛋糕盒包装纸背面看到几个字:“在中国监狱制造。我想要自由。”(Made in china prison. I want freedom.)

2014年6月,北爱尔兰时装连锁店一名顾客在所购服装中发现一张中文字条,字条上写着“我们是中国湖北襄南监狱囚犯,长期生产出口服装,每天劳动15小时,吃的是猪狗不如的饭菜,干的是牛马一样的活。字条的顶端写有三个“SOS!”

2012年9月一封来自中国青岛监狱的求救信被一位居住在美国的澳大利亚人发现,这求救信中说他在中国的监狱工厂被强迫每天工作13小时,制造购物袋。

中共的劳改产品涉及服装、工艺品、食品、电子产品等,被囚人员往往被强迫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生存条件极为恶劣,为了寻求帮助,他们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在产品中夹放求救信,希望以此引起社会的关注。一封封的求救信揭开了中国大陆劳教所少为人知的邪恶,将中国经济奇迹背后中国人少为人知的苦难曝光在了聚光灯下。

近年来被媒体曝光的类似事件还有很多。但写信者的真实身份几乎都不被世人知晓。只有其中一封信的主人,死里逃生来到了海外,他的经历后来被拍成了一部电影《求救信》,在国际引起巨大反响。该影片曾入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候选名单。

影片主人公名为孙毅,他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国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遭受残酷折磨。在劳教期间,他写下20封求救信藏入奴工产品中,信上用英文写着“如果您偶然购买了这个产品,请帮忙转送这封信给世界人权组织。这里处在中共政府迫害之下的数千人将永远感谢并记住您……在这里人们不得不一天工作15小时,没有周六周日休息和任何节假日。否则,他们就将遭到酷刑、殴打”。 2012年10月,美国俄勒冈州女子凯斯(Julie Keith)在万圣节装饰品中发现了其中1封来自八千公里外的求救信,随后这封信被当地媒体公开,引发全球连锁效应,加速推动了中共劳教制度的解体。

电影中展现了孙毅在严密监控下用镜头记录下的他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真实的生活,揭露了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这是一部把镜头伸进最黑暗的地方拍摄的影片,是一部主人公用生命换来的历史纪录,也是一部描述普通中国人如何遭受共产极权政府蹂躏的控诉书。

中共称其在监狱、劳教所、拘留所实行的奴工制度为“劳动改造”。由于奴工产品巨额利润的诱惑,使奴工产业越来越发达。尤其自1999年开始镇压法轮功以后,中共的奴工产品规模迅速扩大。为了使监狱经济能够在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中凸显其“竞争优势”,2003年,中共将监狱企业与监狱分开,组建新的监狱国有独资公司及子公司或分公司,各级监狱企业的法定代表人,由各级中共的党政官员担任。形成了从中共中央到基层全国军事化高度统一计划、调配、管理的国家奴工产业。

中共的监狱、劳教所都存在严重的奴役。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严重的奴役迫害。被奴役受害的还有呼吁民生疾苦、敢向强权要公平的人权义士和正义律师、维权的访民、地下教会等等。年龄从16岁至70岁不等。在高墙铁窗里,在酷刑逼迫下,他们很多人每天被强迫要从事12~19个小时不等的残酷奴役。甚至当“生产任务”繁重时,他们还要“加班加点”,几天几夜不得合眼。奴工们的身心遭受着局外人难以想像的痛苦,恶劣的生存环境、体罚甚至酷刑,挑战着他们的生理心理极限。他们很多人患上各种疾病,甚至被迫害致残致死。

中共政府估计1998年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在7,000万至1亿之间。中共从19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美国国务院在2013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估计,中国有681所监狱,关押著164万名囚犯。劳改研究基金会在中国发现了大约1400种各种类型的强迫劳动设施,据估计,囚犯人数超过300万人。 美国《 2008年宗教自由报告》提到,中国劳改营的囚犯中有一半以上是法轮功学员。鉴于上述理由,估计每天有超过100万法轮功学员被监禁在劳改营(劳改系统)中。

近年来,中共将其迫害法轮功的一系列手段用在了新疆维族人身上。中共在新疆设立“再教育营”,强迫被拘押者劳动,并把奴工产品销往海外的消息,陆续被多家媒体曝光。但曝光出的也仅仅是冰山一角。中共奴工背后渗透了无数中国人少为人知的血泪伤痕,制造了不尽的人间悲剧灾难。

与此同时,中共超低成本、竞争力强大的奴工产品的大量生产和流通,也给国际劳工市场和经济市场带来巨大冲击,致使同类企业大量倒闭。同时,大量的失业人员流向社会,给国际社会及国家政府也造成严重负担,打乱了市场经济的正常次序。

种种现象表明,中共的极权体制,是役使奴工大量从事工业品生产的真正内因。中共号称“人性化管理”,但这冠冕堂皇的背后,却是其对于监狱关押人员的“无底线”奴役与无人性的榨取。只有解体中共,才能让监狱奴工的酷刑黑箱真正退出历史舞台,才能真正解决中国的奴工问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