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2月01日讯】中国4万亿美元的债券市场,将在接下来5年面临再融资挑战,原因是超过一半的未偿付债务将要到期,而大陆很多公司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很多用借新债还旧债的方式融资偿债。在利率走高的环境下,借款人的违约风险令人担忧。

根据《金融时报》1月29号报导,2018年,中国的公司、国有企业、金融机构和主权借款人将有4090亿美元在岸和离岸债券到期,2019年为6190亿美元,未来五年将要到期的2.7万亿美元债务,占中国4万亿美元未偿付债务总额的一半以上。

报导表示,近年来,大陆债务规模大规模增长,更高的偿债成本将给一些借款人带来压力。

华盛顿审计师李恒青:“因为前几年,大家都觉得中国的经济好,所以对这个债务问题呢,就不那么那么在意。大家们都不太在乎所有可能出现的坏帐,这么高的风险。但是现在呢,因为经济持续地走缓,发展的越来越慢,现在各种各样的问题都浮出水面。”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6月底之前,中共国有企业负债总额超过94万亿元人民币,成为引发中国全面金融危机的一颗定时炸弹。

中国经济学家夏业良:“中国越来越多的背离市场化的方向,走计划回归道路。所以呢,市场机制的这个配置发生了严重的扭曲,信号也是失真,然后呢,这个企业发展遇到很大的困难和阻碍,民营企业呢,就是没有办法得到充分的发展,而且贷款这个渠道也不是很通畅,国家把大量的资源贷款,都给了国有垄断企业。”

外界都在关注,中国有没有可能通过自己的经济来解套?华盛顿审计师李恒青表示,李克强提出的债转股,让银行把不良贷款转换成企业的股权,就是这个概念。

华盛顿审计师李恒青:“但是这种办法不会是真正解决中国的经济问题的,中国的经济问题在现在目前的这么高的债务的前提之下,我的感觉呢,实际上,只能是债务会越来越多,就是只能是藉新帐来换旧账,然后实际上是一个更大的庞氏骗局一样的恶性循环。”

德国经济研究所(DIW)所长弗拉茨舍尔(Marcel Fratzscher),在德国《商报》发表了题为“债务和泡沫”的评论文章,他指出:中国遭遇金融危机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弗拉茨舍尔表示:“中国有着世界上最灵活,但也是最残酷的经济体系。这个体系中基本上没有包含养老、医疗或就业的社会保障机制。国际社会基本上没有看到,每年都有数十起社会抗议事件以及越来越多的反抗,发自那些无法在这个体系中生存的人。如果中国的房地产泡沫破裂,无法再偿还债务,需要面对40年来首次严重的经济萧条,数百万中国人失去自己的生活基础时,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中国的金融危机又会给全球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中国金融系统中的风险越来越高,中共当局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去年底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定调了2018年的三大首要工作任务。金融风险将是中共政府今年的工作主线。

中国经济学家夏业良:“当然可以通过这个,比如说乱印钞票,可以让通货膨胀来抵消一部分这样的债务负担,但是不能够完全消除,因为整个国家,如果用通货膨胀来稀释它的真实的价值的话,那就会造成老百姓的生活上的很大的问题,物价飞涨,而相当一部分人它的这个实际收入没有增加,就难以维持生存,就会出现大的社会动荡。”

中共如何应对经济中存在的风险,尤其是金融风险,外界都在看,中共会再次开动印钞机吗?

采访/陈汉 编辑/黄亿美 后制/周天

评论